陆涛声文学论坛文学天地小说园地 → 回复帖子

  回复帖子
用户名:   *您没有注册?
密码:   *忘记论坛密码?    标题采用“回复:XXX....”
主题标题:  *不得超过 200 个汉字
当前心情
上一页 发帖表情 下一页
内容
高级设置: 签名: 回帖通知:
 

主题最新回顾(发布时间:2019-8-10 21:38:55)
--  作者:西坡
--  
以下是引用月冷清秋在2019-8-10 21:04:51的发言:
题目都写错了啊,择偏记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主题最新回顾(发布时间:2019-8-10 21:07:58)
--  作者:月冷清秋
--  
增了个拉二胡的田永昌!节奏放缓了一步,我学习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主题最新回顾(发布时间:2019-8-10 21:04:51)
--  作者:月冷清秋
--  
题目都写错了啊,择偏记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主题最新回顾(发布时间:2019-8-4 18:14:56)
--  作者:西坡
--  择偏记2
 

 

   毕业分配,侯友书原志向是进苏州市群众艺术馆,方案公布了,不仅没能够回苏州,还不在市级单位,被分到了京江地区下属的阳陵县。刚失恋,分酡违了他意愿降了级别,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接到通知当时,他去找班主任责问,愤怒得像炸裂的炮仗,把办公台捶得嘭嘭响。班主任说,想去苏州的人多名额少,没办法,威胁他说,如果不愿去阳陵,就只能去苏北。苏北明显比苏南贫穷落后,还更远。他吓了,偃旗息鼓,闷声不响离开了。

   侯友书到阳陵文教局报到后, 被安排到县沪剧团做舞美工作。

   好在阳陵县县级级机关各部门与地区公署、京江市委机关一样,都驻在京江市内,在铁路线上。县沪剧团是大集体性质,他个人编制放在文教局里,是全民干部性质。剧团的集体宿舍是两排老式木结构平房,是建国初造的,带走廊,就在县级机关旁边,正好有空房,团里照顾他,暂时让他单独住一整间八架屋,好宽敞,有两张双层木床,空着的尽可当橱柜放实物。他觉得满不错。

   剧团演职员大都是乐天派,经常嘻嘻哈哈打打闹闹;不过大多是从少年时开始学戏,文化不高,初中毕业的都不多。侯爷叔学历最高,不光是会画舞台布景,谈吐显得有文化,在剧团青年演员眼中是个才子,虽只二十一岁,团里年轻演员正经场合都称他“侯老师”,于是他有了点优越感。他待人又和气热情,亲和力强,跟谁初次见面,常常只三分钟就能与人勾肩搭背称兄道弟。他很快就融入了群体,觉得自由、放松、开心。头年工资正式定级前每月是三十五元,花用比上学时宽松了许多,失恋的痛苦渐渐被冲淡了。

   沪剧团演职员多数是上海人,男人间有流行两种称呼:“爷叔”和“阿哥”。“爷叔”是上海及苏州、无锡一带对叔辈的称呼。有时也对同辈甚至比自已小的戏称,如:“爷叔,你别取笑我好伐(‘伐’,这儿是吴方言‘吗’的意思)?”也作怨称,如:“爷叔,帮帮忙好伐?我可经不起你这么作难。”侯友书也逢人开口先戏称“爷叔”,三分尊重,七分调皮;次数多了,周围的人,不论男女老少,也都反过来称他为“侯爷叔”,既是戏称,也是昵称。

   侯友书有过初恋的甜蜜和失恋的痛苦。他白天嘻嘻哈哈,沪剧团里的年轻女演员在他眼前晃动,难免触动内心的隐痛,也勾起青春期对恋情的渴望。

   团里未婚年轻女演员有五六个。其中有一个叫郦蕙芷的,一米六四高,身材匀称,皮肤白嫩,面容秀气,虽是高小毕业,却文雅稳重,会下棋、吹笛,还喜欢看些书,有大家闺秀气质。如果把五六个未婚女演员比作星星,侯友书眼里,郦蕙芷是最明亮的一颗。平时郦蕙芷总独来独往,不喜欢与人交谈。侯友书几次主动找她搭话,她回答总很简单,不留继续交谈的余地,似乎周身罩着一层无形的防护壳。他只好打消追她念头,另寻目标。

   团里还有五个,或许可以在其中找到一个。他忽然开窍:,该先学孔雀开屏,显示点吸引力。而他的专长是绘画,他觉得画布景是工作,不会引人注意;只有能给几人画速写像,才可能引起女演员们兴趣。于是,他首先找到演丑角、反角的仇国林,脸形、五官都有特征,容易画得像,也就容易传播影响。仇国林也觉得好奇,乐意接受。侯友书把画像地点选在团部办公室,想在画时就让多些团里人看到。他画好后,看到的人说很像,仇国林也很满意,拿着画逢团里人就让看,影响便扩展开了。

   第二天上午,拉二胡的田永昌来找他画了,又到团部办公室。画了大半,郦蕙芷走了进来,她礼貌招呼一声“在画像呀”,便翻看墙上挂的装信件的布袋,显然是看有没有她的信,随后从报架上拿下报纸看看。突然,她略带惊异地对侯友书说:“侯老师,今天报上登的这文章,是报道我们团送戏下乡的,有你的名字呢。”

“啊,登出来啦?”侯友书有点兴奋,忙放开画板、画笔过去拿报纸看。

   郦蕙芷略显意外神情:“文章是你写的?”

   “嘿嘿……是的。”

   文章确实是侯友书写的。他专业学的是西画,也常喜欢读些文学书籍,也喜欢写些小诗、短文。前几天剧团 “送戏下乡”,在江心洲大队村头为农民演出,他写了一篇报道,投寄到地区报纸《京江日报》,发表了。其实只三四百宇,在报纸上只是一块“豆腐干”文章,倒巧,正好在郦蕙芷面前露了一手!他有点欣喜,也有点得意,好想与郦蕙芷多聊几句。

   田永昌也拿过报纸瞄了瞄,也夸奖说:“侯老师还真有点才学!”随即又催他:“先画吧,画完再说。”

   侯友书只好继续画。

   郦蕙芷也继续看报,看了一会要走了,经过侯友书旁边时,顺便看了一眼快画完的仇国林像,竟说“真像”,停下站在他身边看着,到他画完。

   这次“孔雀开屏”,引起注意的竟是郦蕙芷,侯友书喜出望外,心跳加快,连连默念“谢天谢地”,忍不住对她说:“你如果要画,我一定用心画好。”

   “好呀。不过不急。”郦蕙芷以温婉的口吻说,“你也写文章,肯定常看书吧?”

   “当然,我常逛书店,就喜欢的书就买。”

   “有好书,我能不能借点看看?”

   “完全可以……”侯友书好生激动,真想说“你现在就跟我去我宿舍我拿给你”,终究觉得冒失,煞住了车,却又不甘心放弃接近她的机会,改说:“稍微等一会,我去宿舍先给你拿一本。”不等她回话,把画像往田永昌手里一送,就快步走出门去。

   到宿舍取了一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又一溜小跑回到团部办公室。

   还好,郦蕙芷还真没走,显然是在等他的书。他递给了她,望着她接过书离去的背影,想到书中有保尔与冬妮娅的爱情描写,觉得这本书给得太适合了。他盼着她早日看完,好听她说说心得,他还可以多显示点让她亮眼的资本。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9-8-10 9:47:00编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