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涛声文学论坛文学天地小说园地 → 《官运》12


  共有90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官运》12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坡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社区建设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终身成就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创作大师奖
您的文章总会让人赏心悦目,继续努力哦!无限贡献奖
为无限工作室做出巨大贡献的奖章!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16719 积分:84212 威望:1000 精华:133 注册:2004-8-9 16:01:54
《官运》12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9-30 11:25:24

 

第十二章

 

洮湖边沿大片大片青青的芦苇已变成黄褐色,上层的已铺白白的芦花,像覆盖了一层棉匠弹得篷松的棉絮。苏南农家田里稻子已收割上场脱粒、晒干、扬净堆圈进栈。南飞的大雁一批又一批经过,在这里歄个脚,到收割过的稻田里寻找遗落的稻粒填饱肚子,到芦苇荡栖息过夜,整修后继续遥远的行程。

农家收了稻,一年最重头的收入,种租田的得交租,欠债的得还债,还要给日本人、中央军交捐,或按当时稻价折算直接还稻子,或者把稻卖了变钱再还再交;平时没什么收入,急需的油盐糖酱布及医和药,镇上店都可以赊账,一到收获季节都会自觉去交去还,除了有灾有病的,大都主动送上门去交还。

裕德堂有三千多亩田,都租给了农户,到了收租的时节;也有人借了钱粮,也是收还账时,每天都有不少佃户和债户来交粮或交钱,管家和账房都忙起来,收稻监称监记账。不过,农户负担,比起日本来之前的正常年境重了难处多了,这国难时,裕德堂进账减少了近三成。等到约定收交时间过了,还有少数佃户和债户没来交和还,按以往惯例,储小先生和小师娘安排管家何德贵下乡,去这些人家看看究竟什么原因不交不还,是否有什么困难,真正遇着天灾人祸的,就或缓或减或者免。也带辆独轮车和车夫,若遇有要交要还是稻,也顺便带回来。

下乡查看的地区,从去年开始,储小先生加派账房储永和、拒上朝奉马建高,只让何德贵负责三分之-。他做这个决定,是有因为何德贵越来越让他不放心:

前年给新四军捐一百担稻,何德贵找裕德堂的佃户买粮,找了荣丫头和另外两个挑脚帮挑稻送下船,上农户门买稻时,荣丫头他们都在旁边,荣丫头发觉他每担稻价格压五分银币,何管家压价多出的银子,按理该多出五六担稻钱,并没有多买稻子,过后私下告诉小先生。小先生查看账上,未有多余银子返回。他开始怀疑往常收租收账报佃户受灾减租也有花样。裕德堂三千多亩田出租,租户有五百多,地域范围遍及三县边界四五个乡,每年佃户稻子上场后收租收债,是何德贵负责,交租还债的绝大多数主动按时送来,不用上门去催要;有少数遇着天灾人祸急难要求延到明年补交,或要求减免,大都也主动来说明,由何德贵决定同意与否,让账房记下;还有极少数没交也没音信的,何徳贵就亲自下乡去查明情况,也回来向账房报的,也都是有难处请求减、免租子和债务。小先生因为他在给新四军办军粮时做过手脚,便他定的这些减免户产生怀疑,就叫账房储永和私下找那些减租减债的佃户核对,核对的实情,只有极少数真的免了债减了租,十有七八都或一半或全部进了何德贵私人腰包……最不像话的是,一个叫根福的佃户老母生病吃药后又过世办丧事,亏了债,要求****租,何德贵硬说东家有难处,逼他至少先交一半,还有一半明年补交,把收得的一半装进自己口袋,回店还让账房标成全免……小先生私下掌握了何德贵这些舞弊行为,没有戳穿,一是因为这管家是父亲留下“护驾”的“重臣”,二是也反省自己平时精力过多花在医和药的钻研上,对他过于放心,疏忽了,自己也有责任,便觉得不宜撕破何德贵面皮,只能采取措施完善规矩,堵塞漏洞让他今后难以伸手。

三人下乡前,小先生把他们召到他书房,交待说:“这兵荒马乱的年代,佃户日子都过得艰难,请三位务必把每家情况弄清楚,尽量不要有误,确实遇天灾人祸或有婚丧喜事的人家,租子该免的免该减的减,大家都得活下去。”

被“夺了权”,何德贵并没有半点情绪反应。

三人乡下回来,分別向小先生说了所查访的佃户情况。何德贵查访的几户,小先生又暗里马建高再去复查一遍。这回,何德贵说的情况全是事实,没有弄虚做假。小先生觉得,他的亡羊补牢是用温和的“药”“调理”,而不是用猛“药”“动手术”。觉得还是很稳妥有效的,既有效又不伤管家面子。

事后不久的一天黄昏,乡长储徳成来到裕德堂,私下找小先生和小师娘夫妻俩,说了件极重要的事。

储德成四十多岁,家有八十多亩田,祖上是耕读之家,饱读诗书,相貌富态,为人厚道,言行持重,与储小先生同族,早年赴日本留过学,在苏州当过中学校长,日本人进攻苏州烧杀抢掠,他逃难回乡,待奉老母,,是位受人尊敬的乡绅。去年,驻埠头镇的日军红部管辖四县边界地区,要建立地方傀儡行政机构维持社会秩序,指挥官中村入伍前也任小学校长,得知储德成有声望又懂日语,动员他出来当乡维持会会长,连动员了他三次,他都婉言拒绝,中村非常不满,最后给他三天时间作出答复,否则就认为他是“与大日本皇军为敌”。这紧急关头,已任民抗团长兼金沙县抗日民主政府县长的诸葛慎得到这个消息,特地秘密拜访他,对他说:“我们希望你顺势答应日本人,挂个牌子,有利于保护一方百姓,也可以利用这身份掩护,支持新四军抗日斗争,秘密帮我们做点事。” 储徳成当时还为难:“那个维持会长头衔一挂,便一生难去掉汉奸的身份。” 诸葛慎说:“你不妨向日本人提出,职务只称乡长,不称维持会长。” 储德成又问:“他们不肯呢?”诸葛慎说:“那也迁就他们,抗日政府再私下任命你为乡长。就如我们的同志也在他们那边当潜伏的暗线。” 储德成这才消除顾虑答应日本人出山,提出只称乡长不称乡维持会长,日本人居然答应了。抗日政府也秘密任命了他乡长,于是,他成了“两面派”乡长。到今年年初,国民党第三游击区六十三师一个团,在三十里外沈家大桥阻击日军扫荡部队打了胜仗,转移时路过柳林,补充给养又找了他,他便又成了“三面派”乡长。他暗里为新四军做事,也为国民党抗日部队服务,明里却也不得不应付日本人、和平军。

储德成来到裕德堂时,朝奉、药工、郎中,是柳林本镇人都回家了,外地人中也只留一名郎中种一名朝奉值班。小先生把他请到了书房。他对小先生说: “诸葛县长派人跟我联系,他的夫人林心平生孩子后发妇女病,要秘密来裕德堂这儿看病,还要在你这儿住一段时间养病。”

小先生储思贤爽快地表态:“这毫无问题,我-定安排好。”

储德成郑重地说:“林心平可是抗日政府官林区的区长,日本人和平军千方百计要抓她,她在这儿越秘密越好,为她安全,也为你安全。”

小先生也认真地说:“我让她后排楼上最里一个房间。除了我们夫妻和女佣陶嫂,其他人都不会知道。我先亲自为她诊治,不遇大难题就不惊动其他郎中。如果不得不要先生治疗,先生是君子,只顾诊病,不会过问别的,更不会乱说。”

第二天深夜,朝奉药工们都睡了,小先生和小师娘按约定时间在后门守着,听到敲三记后门,便拔栓打开。诸葛慎亲自送林心平来到,她是坐藤躺椅由两个游击队员用抬来的。诸葛慎把林心平托付小先生和小师娘,便带游击队员迅速离开了。小先生随即叫小师娘和女佣陶嫂把林心平扶进门,安排到后楼一排三间中的最里一间,就在小先生夫妻俩卧室旁边,与女佣同住,既最私柲,也便于照料。

林心平还很年轻,虽然只有二十三岁,经历却不凡,延安抗大毕业,在中国共产党长江局做过统战工作,后任新四军一支队文工团副团长,去年开始任五县抗日联合政府文教科长,接着又兼任宜兴县官林区抗日区长,与任五县抗日联合政府县长诸葛慎相恋结成伉俪。她长相温和文静像个女教员,宣传发动能力却很强,在官林区各地组织了贫农小组、妇救会、靑抗团,还发展党员建立了完支部,日本人和和平军都非常头痛,把她当作肉中刺,千方百计要拔掉她。这次她的病是生小孩产程不顺,加上忧劳思虑,耗伐体力,气血失荣而运行不畅,出现虚羸喘乏,寒热如疟,头痛自汗,肢体倦怠,腹中绞痛。诸葛慎只好把孩子托付给茅山山区一户地处偏僻的农家寄养。送她到裕德堂隐蔽治病。

小先生当夜就给林心平诊断,确证为产后痨。他开了药方,亲自到柜上配了药,在林心平房间里安了黄泥小炉、药罐,连夜熬好一煎让她服下。

裕德堂前后三进房,前面一进二进药店部分,及店堂、诊室,制葯工场、仓库、职工宿舍,三进的后楼和后天井是小先生夫妻俩私家生活区,不是小先生夫妻俩允许,店里职工和郎中一般是不会进后天井和后楼的。

林心平秘密在裕德堂后楼住下,连服了十帖药,加上小师娘和女佣陶嫂服待细心,病情明显有好转。小先生又改了方子,再服五帖就该痊愈了。官林镇的和平军曾来柳林突袭找游击队,他和小师娘心里总还是悬着,盼着林心平尽快完全康复,早日安全返回部队,心头也好搬掉压着的重石。

万万没想到,就在林心平住下第十二天下午,驻在官林镇的和平军一个连一百多人突然赶到柳林,把裕德堂药店一下包围得水泄不通,连长吴苏带着十几个兵直往里冲。

林心平发现和平军包围了药店,连忙烧毁了笔记本等机密材料,拿出带有的手枪抵抗,打死打伤和平军各一个,子弹打尽,最终被捕。又因林心平是隐藏在裕德堂,把小先生也抓去,押往官林镇。

小先生想不通,和平军怎会知道林心平藏在树德堂治病,来得这么突然,抓得这么准?他被押出门,首先想到,人家诸葛慎为抗日救国出生入死,自己有负了托付;然后想到,自己甚至树德堂可能都有一场大灾难,他必须好好面对。

小师娘觉得天塌下来了,差点儿昏厥过去,又吓又急,头脑一片空白,哭着连说这怎么办怎么办。女佣陶嫂也惊得呆成木鸡。全店朝奉、药工、郎中都惊魂未定地围着她俩,不知怎么安慰小师娘。接着也有些街上亲近的人陆续赶来,其中也有荣丫头。荣丫头一片真诚为裕德堂着急,先说:“这事怎么和平军怎么会知道的呢?”

出事时管家何德贵不在店里,这时也正好从外边匆匆赶回来,异常震惊地说:“新四军女区长藏在我们店里,我们大家都不知道呢!官林的和平军怎会知道?真奇怪!” 随后又说:“得快点想办法找人去救小先生呀。”

荣丫头也安慰小师娘说:“你们做了那么多好事,积了那么多德,菩萨总会保佑小先生没事。”

朝奉马建高对女佣陶嫂说:“眼下小师娘惊恐过度,不能病急乱投医,扶她先进房间休息,还是等她冷静下来后再商议该怎么办。”

陶嫂扶着小师娘到楼上房间去了。大家纷纷散去。

小师娘稍稍冷静后,忽然问女佣顾嫂:“何管家刚才不在店里,是从外边进来的吧?”

顾嫂说:“是。”

“这些日子有谁进过后院?”

顾嫂骤然猛省地说:“对了,前天傍晚我到厨房绐林小姐煨了鸡汤端着罐过天井往楼上来,何管家正在天井里,他问我鸡汤怎么要往楼上端。我说是小师娘让我放在她房里随时要吃。他又问,昨天你的房间窗户里有烟飘出,你在烧什么?我忙编慌话说我父亲祭日,我烧一点纸和锭。他没再问,就走了。”

小师娘听了不由心又一震:后天井后楼是私秘区,即使是管家何德贵,除小先生夫妻俩召唤,也是不能擅自进入的。小先生前年开始就发现帮新四军收粮时何德贵玩花样捞油水,又发他借为困难佃户减免租子弄虚作假,这些小师娘都知道,也早在心里对他不信任,只是没有揭穿,对于这个管家私自进后天井留意楼上的情况,她感到意外,难道是他……再想想,储家两代人对他何德贵不薄,即使可能发现林心平在这儿,消息是他漏出去的,他也不至于会私下去向和平军告密,也许是他无意漏嘴传给了别人酿出的祸。现在急待要找人想办法营救林心平和小先生。她想来想去,可找的只有乡长储德成。她-女流之辈,独自面对这么大这么危急的祸害,没人商量,感到孤立无援,是否直接去找储乡长,拿不定主意,想找个人商量,这当然不能再让何德贵再知道半点信息。

小师娘心如在汤里煮着,当天晚饭,一口也吃不进。等职工们吃们吃过晚饭各自休息,她决定去找储德成,和女佣两人正要出门,走到二进屋时,遇见朝奉马建高提着桅灯在各处照着查看关锁情况。她和小先生平日觉得马建高为人正直可信又机敏能干,便想听听他的意见,她还未开口,马建高先招呼她了:“小师娘,我也正要过一会找你呢。”

于是三人来到小先生书房。马建高听说小师娘是要去找储德成,便说:“储乡长是日本人指名要他出山的,只有他才能跟日本人、和平军说上话。不过,小师娘你最好别先抛头露面赶来赶去,有什么事可以支配我跑腿,你让找谁,我就去找谁;你要说什么话,我就代你传。我去哪儿,不会惹人注意。”

小师娘想想也是,多个人帮她,减轻了点心理压力孤独感,犹如在茫茫大海里漂浮遇上一根木头,便随即叫马建高去先找储德成。

马建高走后,她自己和女佣顾嫂回到楼上房间。晚饭时她心急如焚吃下还没吃刚坐下,这会儿女佣陶嫂下楼去厨房给她重新张罗吃的,刚端上楼,马建高竟又回来了,站在二进屋后门口叫住陶嫂,让她请小师娘下楼。

马建高还同来三个人,一个是储氏七十多岁的老族长储望祖,还有两个是储家族里也有威望的长辈,是马建高走出东街后遇上的,他们把马建高叫回了头。

小师娘把老族长他们请到小先生的书房。

裕德堂是储姓族里的光彩。小先生出了这么个惊天大事,储家族人得到消息都很担心,不放心孤单的小师娘一人顶着这千斤重担。老族长储望祖和两位族里长辈问了情况后,老族长对小师娘说:“这事德成也知道了,他是有心也是有见识的人,不用再去找,能够做什么该怎么做他自有把握,会出十分力气。跟他联系商量由我们去做。估计他也只能帮思贤说点话。诸葛夫人是新四军的区长,天王老子也说不了情,要救,除非诸葛慎带队伍去把官林和平军打掉。柳林也有游击队,出了这么大的事,估计也已向诸葛报告,德成也会给他传信。”老族长又叮嘱说:“德成那里有什么消息,我们会及时吿诉你。”

小师娘感到温暖,不再觉得孤单,感动得流下眼泪,要给老族长他们磕头。

老族长忙扶住她说:“不用这样。这本来就是储家家族的事,族里人都应当来挑这个担子。这么大一个家业得照料,思贤不在家,你就用心把店里事管好。”

小师娘明瞭了自己眼下的责任。她又简要地向长辈门说了管家何德贵近两年和今天的表现,又说了马建高的为人,说明以后有什么事就由马建高代她找他们还说。她还说:“储德成去说情要花销,只管说,只要小先生没大事,花光积蓄也可以。”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月冷清秋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版主 帖子:1651 积分:7901 威望:0 精华:14 注册:2012-11-26 16:36:2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2 20:12:10

裕德堂老掌柜留下的管家,竟然因为不能中饱私囊而告密,或许2个人会因此丧命,人为财死,真是可怕。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月冷清秋
  3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版主 帖子:1651 积分:7901 威望:0 精华:14 注册:2012-11-26 16:36:2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2 20:14:02

老师很久没更新了,大概他事繁忙,或许正酝酿修润。加油哦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官运》12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