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涛声文学论坛文学天地小说园地 → 《官运》8


  共有396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官运》8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坡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社区建设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终身成就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创作大师奖
您的文章总会让人赏心悦目,继续努力哦!无限贡献奖
为无限工作室做出巨大贡献的奖章!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16812 积分:107430 威望:1000 精华:134 注册:2004/8/9 16:01:54
《官运》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8/31 21:55:07

 

第八章


      时隔两天,荣丫头收工后又到邱记小吃店喝解闷,旁边一张台上有个小伙子在喝闷酒,不时唉声叹气。荣丫头认识他,叫杨阿林。

      杨阿林原来也是苏北人。他叔叔是个制作金银首饰的银匠,六年前带着老婆和一男-女两个孩子到柳林街来落脚,租一间门面房,开一家被当地称为“银匠店”的小作坊。那年杨阿林十四岁,他叔叔也把他从老家带来跟着学银匠手艺。两年前他时叔叔生急病过世,十八岁他和婶婶、十一岁堂妹、八岁的堂弟生活失去依靠。幸好埠头有个姓陆的年轻银匠,找来接手盘买下他叔叔的店里工具和余下少量出售的首饰,拦了个柜台,竖起了一块号为“陆天兴”的招牌。杨阿林五年学徒只学了四年,还缺一年没有满师,陆老板见他可忴,留下他接着再做一年徒学能满师。他手脚勤快,叫他做什么,总是乐意去做,从不违拗,人又长得整气,讨人喜欢。满师之后,陆老板又留下,称他“朝奉”,实是做手,付给工钱。不知为什么,不久前他竟离开陆老扳银匠店,在中街租了间门面开起了小小南货店,当起了小老板。

      荣丫头感到奇怪:这小伙子为人随和人缘不错,总是无忧无虑,平时也没见他沾过酒,今天怎会这般郁郁不乐来喝闷酒了呢?荣丫头便把酒和下酒菜移到了杨阿林身边同台喝起来,顺便搭讪问起了原由。

      杨阿林压着满腹怨气憋不住,凑近荣丫头耳朵低声倾吐起来:他在陆老板家做朝奉时,锦货店老板刘扁头的第二个女儿秀珠喜欢上他,老是借口修首饰到银匠店找他搭话。秀珠长得也算标致,他也喜欢,两人私下会过几次,情己浓得难分难舍。陆老板夫妻俩也为他高兴,提醒他请人去提亲。于是他请了镇上热心做媒的中年女人“二庄佬”去说亲。岂料刘扁头一口回绝,真是水泼不进、针插不进,说是一个穷帮工的竟还想娶我家女儿,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他便觉得自己必须改变地位,要让刘扁头瞧得起,心一横,要辞掉银匠点的朝奉,自己开个南货店当小老板。他自已有一丁点积蓄,要向陆老板借些本钱。陆老板劝他不盲目冲动,开个小店就让刘家看得起,不太可能,不如果另外物色个平常人家的姑娘成个家踏踏实实过日子。他偏不相信,坚持要开店,陆老板只好借给他五担稻钱。店开了半年多,生意倒有点起色,又托媒人去刘家说。真如陆老板所料,这回刘扁头话更难听,说是一个江北佬,别说开那么个屁股爿大的小店,即使是三开间门面的大店,也休想讨我的女儿。过后有一天午后,秀珠乘父母睡午觉偷偷跑出来找他,说保长许志荣刚死了老婆,向她爹提亲要娶她。许志荣年龄比她大十几岁,只为街上有好几处房产也有好几十亩田,她爹竟答应了他。秀珠急得哭了,要阿林想办法,说要是想不出办法,她宁死不嫁,宁可投河、上吊。他心如在油锅里煎着。

      这不是与荣丫头的境遇相似吗!竟这么巧。

      阿林说完,端起酒盅头一仰一口饮了个盅底朝天,把酒盅往台上重重一放,发狠说:“老子不出这口气,死了口眼都不闭!” 他两眼发湿发红,喉咙哽咽着都有点沙哑了。

      真是同病相怜。荣丫头也忍不住轻声地自己的倒霉事简单地对杨阿林说了,也一口饮下一盅酒,狠狠地说:“我也想报仇!”随后又颓丧地叹道:“那帮人有枪有权势,不知怎么才能出这口恶气。”

      “有枪?”杨阿林一怔,似有所悟地,“听说金沙城里有支短枪队,有时候招收人,要是能进了那队伍有枪了,挎的还是都短枪。”

      荣丫头听说过,挎矩枪的比扛长枪的官大,短枪能管长枪,可比当班长的王坤大还牛!他真恨不得马上当上挎个短枪的,好去收拾王坤大那狗杂种。

      可是,又怎么可能当上短枪队呢?只是没有门路,两人都只好只好心瘪,喝酒都丧气地回了家。

两天后的黄昏,荣丫头正准备睡觉,杨阿林突然带着一个年轻的陌生人找上门来,把他叫到后街外田野里,向他介绍:这陌生人叫余锁保,后庄村的,是他原来在陆家做朝奉时,常陪女人和老娘来加工首饰,和他做了朋友,今天上街来买东西,顺便找他阿林玩。他欣喜地对荣丫头说:“他有参加短枪队的路子。”

      “他有路子?真的?” 荣丫头问。

      “是呀,他听我说想参加短枪队,说是巧了,他在县城里有个表哥,叫尹大龙,是县城短枪队的副大队长,他自己也正想去当短枪队员。你如果真的也想去,我们就一同去。”

      “真的?”荣丫头喜出望外,随后却又疑惑:“人家会要我们吗?”

      “该是会。听说人家正在招一批人,再说还有我表兄呢。” 余锁保说。

      荣丫头心头一亮,不过真的要去短枪队,他还有顾虑:短枪队可是跟和平军一样是帮东洋人的,这-带还有新四军诸葛慎的部队,还有国民党中央军,都在争来斗去,不免有些担心。

      余锁保说,现在是日本人和汪主席的天下,新四军那几个毛人,都是老爷枪,哪能成得了市面!中央军也不是也早被日本人打得到节节败退吗?”

      荣丫头想想也是。

      于是他们约定了明天起黑早到北街外牛车棚会合。杨阿林和余锁祥离开后,荣丫头很激动,心想,老子若是挎上短枪,就先找机会把王坤大治治!他兴奋得不能自己,忍不住连夜赶往老巴子家,敲门把已经睡下的老巴子和巧珍叫起,把自己的打算告诉他们,说是为帮他们家出气,也是为了往后保护他们,还托他们先帮着照应他的娘。随后,他又赶到庆生伢家,说要回苏北老家一趟,让庆生伢临时代他安排明天的挑脚班的活。

第二天天没亮,他起身后对娘说,要去城里有事,带了点钱和日本人发的良民证就出发了。

      到县城有四十里。三人会合后步行上路,先后通过了三个和平军的卡子口,赶到了城里,找到了短枪队驻地。

      短枪队驻在县城东门城隍庙。余锁保表哥姚大龙确实在短枪队当副大队长,真不巧,带一支队伍跟日本人到乡下去了,不知多久能回来。留在队部的短枪队员听说是副大队长的亲戚,就留他们住下等尹大队副回来。

留守的短枪队员,个个都是绸衣绸裤头戴礼帽,斜挎着短枪,吸着卷烟,还有牌子,什么“大前门”、“哈德门”、“白姑娘”,好有派头!短枪队挎的都是用木壳套着的,余锁保说能像机关枪一样连打,还能单开一枪,说是叫“快慢机”。有个队员告诉荣丫头他们,这也叫木壳枪,人家称他们“木壳队”。还说,每人每月有五块大洋饷银,还有-张硬派司。当穿黄衣裳兵的,别说王坤大那种班长,排长、连长见了他们都得客客气。

      荣丫头越听越羡慕,越看越兴奋,恍恍惚惚,他眼前竟油然浮现王坤大向他讨饶的怂相,又仿佛看到他回到柳林在街上踱着官步,保长、乡长也朝他点头微笑……娘的,能这样风风光光过上几年,死了也值。

第二天上午,三人等得心焦,到城里转了一圈。

      一回到城隍庙,竟看见老巴子站城隍庙门外。荣丫头一怔,忙问老巴子怎么回事。

老巴子说:“昨天傍晚你娘上荷花塘边码头洗脚,不小心在石级上一滑,跌断了左腿小腿骨,痛得直叫唤,一晚都没睡,巧珍在守着她。幸好你告诉我要来的地方,我半夜就动身往城里赶。你得赶紧先回去请郎中帮你娘治伤。”

      真是天上掉下的祸啊!荣丫头不得不马上赶回家。他心被当短枪队的事牵着,叮嘱余锁保:“你们就当吧,不过无论如何还得跟你表哥说说,给我留个号,等我娘的腿治好了我再来。”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月冷清秋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版主 帖子:1669 积分:8071 威望:0 精华:16 注册:2012/11/26 16:36:2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9/1 17:48:48

荣丫头计划参加短枪队,当汉奸队员,只为个人报仇,可见这个人是个混人!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官运》8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