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涛声文学论坛文学天地小说园地 → 《官运》7


  共有338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官运》7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坡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社区建设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终身成就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创作大师奖
您的文章总会让人赏心悦目,继续努力哦!无限贡献奖
为无限工作室做出巨大贡献的奖章!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16759 积分:107149 威望:1000 精华:134 注册:2004/8/9 16:01:54
《官运》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8/29 15:02:52

 

第七章

      老巴子也真命苦,家有瞎子老娘、女人和两个男孩,全靠他养活。他本来人痩小力弱,干挑脚活输别人一着,有荣丫头关照着,总有活干,拿别人八折的钱,勉强过着半饥不饱的日子。偏偏一次为瓜行挑瓜上船,下码头石级下船时没留意一脚踩到了一撮黄金瓜的瓜瓤上,滑得跌倒,被石级硌伤了两根肋骨,躺在家里了。既没请医买药钱,也断了一家人的生计。荣丫头见他可怜,先帮他请郎中给治伤,又给了二斗米舍济;后又主动带头拿出五角银币,动员挑脚班大家凑点钱。另外八个挑脚,七个人出了,只有长根伢不肯出钱。

     老巴子的伤经过医治,躺在床上三个月,终于能外出活动了,却从此不能当挑脚给人搬运。荣丫头又拿出五个银角子让他作本钱,让他背个敞口篮头装点花生、瓜子、茴香豆和有芽蚕豆,到洗浴的混堂和茶馆去兜卖头赚点钱。老巴子再次从荣丫头手里接过钱,感动得眼泪忍不住簌簌而下,说“你总是帮我,照应我,我怎么才能报答你!”

      荣丫头蒙爽地说:“谁要你报答!”

      老巴子的老婆叫腊风,是个忠厚老实软弱女人,也对荣丫头感激,怯生生地说:“我家也没什么好谢你,以后大哥你有什么洗洗汰汰缝缝补补的活儿,就只管叫我做。”

     老巴子也马上附和说:“是呀是呀,你娘年纪大了,眼睛也花了,身子骨也不算健,以后你家有什么要做的,只管叫她。”

      荣丫头说不用。他到真没想到要老巴子报答,过后也忘了。

没料第二天他和娘正在吃早饭,腊凤就找到他家,一进屋就四处找衣服被单,捧回去洗汰、线补。从此,腊凤三天两头早上到荣丫头家拿衣裳洗,傍晚把洗净晒干的衣服、被帐叠好送来。有时老巴子还让她捎点篮头里卖的花生米或蚕头给荣丫头下酒。

      荣丫头开始感到,有个女人照料的生活的滋味确有点不一样。不过他和他娘有点不好意思,几次叫腊不要再来,她不听。他便想到,洗好的衣裳他傍晚干完活可以顺便去老巴子家取,省得腊再来送一趟。原本腊凤见他既感激也有点怕,总不自在。他连去了多趟,她慢慢自然了,也偶尔说说话了。

      她说话是苏北口音,荣丫头这天忽然留意起来,觉得可能与他是同乡,不由正眼留意看了她长得虽说称不上漂亮,五官还算端正略有三分秀气,身子丰满圆润,皮肤也偏白,这时,老巴子正提篮头在浑堂或茶馆叫卖,老巴子的瞎眼老娘正被两个孙儿搀到屋外-棵大杨树下乘凉,荣丫头不由询问起她来历。

      她原是苏北兴化人,离荣丫头老家不远,父亲早死,年前家乡遭水灾,与娘两人来苏南这-带讨饭,到柳林不久,她娘得急病死了,留下孤零零的她,那时才十七岁,无家可归,日里在端着瓦盆柳林街前街后乞讨,晚上蜷缩在人家堆存灶膛草木灰的草灰棚里,那时她篷头垢面浑身肮脏,骨痩如柴,样子令人作呕,没人敢靠近她。有一天到老巴子家门口讨饭,年近三十老巴子家穷沒能力正儿八经亲,见到她不由动了心,问她愿不愿跟着他一起过日子。她那时只求有个安身的家,老巴子家虽穷,终究还上代留下的两间瓦屋,比她大十多岁她也不计较,如今已生了两个男孩,一个五岁,一个三岁,生活虽艰难,总比当年乞讨好了不知多少,她不嫌也不怨。

      荣丫头天生面冷心硬性烈,这时心不由变软,跟她说话口气也温和起来。

      腊凤捧着洗缝好叠好的衣裳荣丫头,抖开一件短袖布衫,说是这件青色衣裳原先肩背的补的布丁是白色旧布,有点刺眼,这回她特地到在人家上工做衣服的裁缝那里,要到了两块裁剪多下的青色布边角料,便拆掉原来补的白布,换上青布重新补上,她要荣丫头穿上看看是不是比原来好些。

      荣丫头穿上了,觉得布丁与衣服颜色相近,不再刺眼睛,看着整气多了舒服多了,很满意,也有点感动,说:“你还特地去找青布重新补,真麻烦你了。”

      腊风眼神变得异常柔和,微微一笑说:“这点小事算啥,你对我们家的恩,都不知怎么报答你呢。”说着两手便给荣丫头衣衫这儿抹抹哪儿扯扯。

      这刹那,荣丫头感到有股强大的暖流袭遍全身,忍不住两手同时抓住腊凤两手。腊凤也顺势把头靠到他胸口。他热血喷发了,猛地抱住起她走进房间放到床上,忘记了世间一切……

      荣丫头与表姐没有成功之后,曾与女人有过欢娛,那是小镇有两个三四十岁有老公有孩子的女人兼用身体争点外快,他花点钱去过几次,那时有痛快宣泄的舒意。而这次与腊凤狂风暴雨之后,他对男欢女爱有了不同的感觉,那些花十个铜板的女人,是应付、做作;而今天与腊凤,他有了一种从来不曾有过亲近感,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开心。他不由感动地说:“腊凤你真好。”

      腊凤也温存地说:“不,是你好,我男人这么倒霉,要不是你一次一次照顾我们这个家,还不知怎么能活下去呢。没有什么别的办法报答你,只要你我,我会尽量对你好。”

      荣丫头心真是甜得快醉了,只是有顾忌:“我这可是对老巴子不厚道,他知道了会恨我。”

      腊凤差涩地说:“不瞒你说,他也你没有女人,要我多照料你,只求我不要丢下这个家,不要对外露相。”

      荣丫头开心得头都几乎发晕,然而却又感到意外:“他量气竞这么大?”

      腊凤涨红脸低下头说:“他已经难再那个了。”

      荣丫头觉得腊凤,心头生疼,今生头一次对女人动了真情,说:“放心,我也会尽量顾到你们的面子,不让你们难堪。”

      过后,他的心已完全迷在腊凤身上,也对老巴子这一家更加关心,时时为腊凤着想。上工歇下吃茶时,他看到也是光棍的庆生伢衣衫脏和破,就劝庆生伢以后把衣衫被单帐子给老巴子老婆洗,付几个铜板的工钱。庆生伢觉也需要,便常把衣被送给腊凤洗

      之后又有两个挑脚衣衫也送去让腊凤洗。老巴子家又多了点儿小进账。

      这是日本兵占领江南的第三个年头了,诸葛慎发动建立的七乡联防保安团已经发展到二百多人,改建为新四军人民抗日自卫团,经常在这一带进行游击活动。柳林虽没有驻日本兵,北边尧塘镇有和平军的服务大队,南边的官林镇驻有和平军一个营。这两镇离柳林都只二十来里,两地的和平军都时不时来柳林寻找新四军。而新四军则以打游击为主,不公开进镇子驻扎,是暗里活动。这次,官林镇和平军来了一个排,临时驻扎在镇四大庙里,经常有三三两两的兵在街上游荡,或喝酒或坐茶馆或寻女人玩。

      这天傍晚,荣丫头收工后,心里又想着腊凤,匆匆赶到老巴子家这时老巴子提篮去做小卖还没回来吃晚饭,瞎老娘和两个小孩也该在门外场上板乘凉了,真合适找腊凤亲热。他兴冲冲走到离老巴子家不远处看到瞎老太紧搂看两个孙子惊恐地缩在门外墙边,屋里似乎发生了什么事。他神经一下子绷紧了,加快脚步闯进屋一个男人在腊凤床边穿裤子,腊凤头发凌乱身子光着手抱在胸前蜷缩着。

      娘的,竟有人敢占我荣丫头心爱的女人!他顿时醋性大发怒火中烧,胸膛仿佛要爆裂,猛地扑上去,两手像两只铁钳合钳住那男子的脖子,边狠狠地钳着边咬紧牙说:“你这狗日的,竟敢糟塌人家女人,老子卡死你!”

      那人个子也不小,不过若动手肯定不是荣丫头的对手荣丫头真发狠劲,还真能揍死他。荣丫头怒火直往窜,如有钢刀在手,剁成肉酱。

      荣丫头放开右手举起铁锤般右拳对着对方脸要砸去,就在这瞬间,那人两猛地圆瞪,射出两道凶光,吼着:“妈了个皮,你这野种活腻了,不看看老子是谁,你敢动老子半根汗毛,老子就一枪毙了你!”

      腊凤惊恐万状,不顾光着身子,一下豁下床双手吊住荣丫头的手,哭着喊:“不要啊,千万不要!他可真有枪呀!”

      荣丫头呆住了。他尽管有牛力豹子胆,一听到说有枪,便一下联想到他爹当年死在孙传方手下兵癞子的枪口下,心便一惊,眼睛不由朝旁边瞄了瞄,床头边还真靠着一支长枪,旁边小台上还有军衣军帽。他心就油然一阵颤抖,手就发软地放了来。

      那家伙乘荣丫头松手发楞,反过来对着他胸膛猛地用力一拳,把荣丫头推倒在地,随手拿过那枪用枪口对着荣丫头胸口,拉动枪栓咔嚓。腊凤大惊,忙到枪口前朝那人跪下,哭着哀告说:“求求你王班长,千万别开枪,以后再也没人敢得罪你半点了。”

      这“王班长”名叫王坤大,就是官林临时到柳林来驻几天的和平军里一个班长。还好,他总算给了腊凤面子,收起了枪,穿起了上衣戴上军帽,边扣钮扣边警告荣丫头:“妈了个皮,老子的枪口下已经送掉了好几条命,你这杂种以后小心点!” 说着,背起枪大揺大摆地走出门。

      荣丫头看着王坤大张扬地离开,牙齿咬得铁紧。他跟人争斗从来没有怂过失过面子,这是头一回被吃瘪,不仅没能保护腊凤,相反还是靠腊凤求情救了他的命,面子丢尽,真是憋屈得恨不得跳河寻死。他很奇怪,问腊凤这王坤大怎么会到她家来。

      腊凤哭着说,王坤大老到徐记茶馆吃茶,不付钱白吃过老巴子的生果瓜秄她刚才是去茶馆送两块南瓜饼给老巴子当晚饭,省得他回家吃晚饭耽误生意那姓王的家伙又正好在吃茶,眼晴真盯着她,还说这么干瘪的老巴子竟讨这么年轻好看的女,一朵鲜花插在牛屎堆上了。她把饼给了老巴子便匆匆离开茶馆回家,谁知那姓王的不一会竟也离开茶馆,远远地跟着她,找到了这里……

      荣丫头吊鸡眼变得红红的,牙咬得格格响,骂了声说:“这狗杂种。”

      他从此对王坤大怀上了刻骨仇恨。却又没办法把王坤大怎样。这口气一直出不了,又咽不下。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8-8-30 9:20:39编辑过]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月冷清秋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版主 帖子:1657 积分:7999 威望:0 精华:16 注册:2012/11/26 16:36:2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9/1 17:40:28

乱世有人情,有暴力,有残酷,也有温情。荣丫头对老巴子的照顾,显示了他怜悯穷人,对本阶层人的关怀,不是个无可救药的坏人。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官运》7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