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涛声文学论坛文学天地小说园地 → 《官运》6


  共有472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官运》6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坡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社区建设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终身成就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创作大师奖
您的文章总会让人赏心悦目,继续努力哦!无限贡献奖
为无限工作室做出巨大贡献的奖章!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16841 积分:107430 威望:1000 精华:134 注册:2004/8/9 16:01:54
《官运》6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8/27 17:44:56

 

 

第六章

     七七卢沟桥事变发生,柳林人听说了,大都觉得那在几千里之外,与这里没有多大关系。“八·一三”松沪会战暴发,东洋人的军队已经到江南,消息不断传来,小镇与苏南其他地区一样,气氛有些紧张了,人们生活便与惊恐相伴。

      对于中日在上海的战事,柳林镇上,得到消息最快最多的是裕德堂储小先生夫妻俩。这缘于上海储家父辈更大的产业。

      这半夜里,小先生与小师娘已上床睡,女佣刘妈突然来敲房门把他俩叫醒,告诉他们,上海两位小姐回来了。

      两位小姐,就是储小先生的两个妹妹,大的叫丽君,十九岁,在读大学;小的叫慧君,十七岁,在一所女子中学读书。时局正紧张,姐妹俩突然从上海赶回来,定有急事,夫妻俩便马上起身。

      丽君对哥嫂说:“中日淞沪之战虽然还在相持,看形势国军抗击难坚持多久,日本军队不仅迟早要占领上海,还将会占领南京和整个江南,时局混乱,父亲正在筹划举家搬往重庆,也把上海的工厂內迁;对于乡下的小先生和小师娘,丽君说,父亲想了两种方案:一是丢下葯店收拾积蓄的钱财细软,随上海一家内迁;二是守住药店,时时谨慎小心;还有两个孩子,就由我们俩同去上海,带往内地。”

      小先生也深知时势严峻,默默想了一会说:“药店是祖上传下的,不能断了悬壶济世的传统,即使东洋人来了,也不至于灭了药店,地方百姓有病不能沒有医和药救治,我与你们的嫂嫂守着,处处小心就是。至于两个孩子,父亲想得很周到”他转脸向小师娘征询:“你的想法呢?”

      :“我也赞成我们留下,只是敏新才五岁,敏芝才三岁,你们带着会很烦人。”

      慧君说:“不会很烦,父亲说会找个有耐心的女佣专门照顾他们俩。”

      小师娘心头不由生出幼小儿女离开必然的难以割舍的疼痛,两眼油然湿了,沉默了一会又说,“两个孩子让你们两姑姑直接带走,他们肯定会哭闹。再说父母和你们要去内地,我们也该去看看他们,不如你们先回去,我和你们哥把店里的事安排好,带上孩子去上海看一看你们。”

      小先生也应和说:“嗯,这样好。”

      随后,丽君和慧君私下对哥嫂说,现在国难当,民族在生死存亡之际,每个青年都应该担负救亡图存的责任。她俩在学校多次参加过要求政府抗日的游行和贴标语行动,还接触了共产党地下组织,都决定去陕北延安的抗日根据,到抗日最前线去,过几次就动身。她俩的计划还都瞒着父母,要哥嫂为她俩保守秘密。她俩还叮嘱哥嫂,共产党真心抗日,以后各地都可能有抗日地下组织,要尽可能秘密支持他们,尽一个中国人的责任。

小先生和小师娘虽然对两个妺妹的决定感到意外,也为她俩安危担心,不过对于要为救国出力的主张,还是赞同的。

      第二天,姐妹俩就回了上海。

      三天后,小先生和小师娘对两个孩子说去看爷爷奶奶,带着他们赶往上海。觉得父亲工厂内近资金应该多些,也取了一部分药店积蓄带去。从柳林坐快船到常州上岸,再坐黄包车到火车站乘火车……一路上到处混乱不堪,在拥挤中和匆忙中到了上海,隐隐听到枪炮声不断。

      储大先生和储师母见孙男孙女来到上海,本该非常高兴。然而,储大先生却满脸忧伤,大师母眼睛都红肿着。原来丽君和慧君回上海后第二天深夜,就偷偷收拾好行装出走了,留下了一封向父母的告别信,说是要去延安抗大学习,投身抗日救国。两老也明大义,并不反对,只是骨肉分离,难免有难以割舍的剐心之痛和深深的担忧。小先生和小师娘没再见到两个妹妹,都也感到遗憾和难过。

      两老已经为孙儿孙女找好保姆,到后不久就让保姆陪他俩玩。两孩子见上海这么个大都市环境感到新鲜,很快就与保姆亲近了。储大先生产业搬迁已经安排妥了,将由卡车队先运到江阴,转由船队装运溯长江而上。

第二天,小先生和小师娘得回柳林了,储大先生防夫妻俩临走孩子会哭闹,特地安排管家、保姆与司机开车带两孩子去大世界去看哈哈镜,让他俩乘机脱身。临分别时,老夫妻俩与小夫妻俩都非常难受,这场战争究竟会打多久,又会打成什么样的局面,没有办法预测,四人都泪水淋淋。尤其是小师娘,离开朝夕相伴的幼子幼女,心似被人用铁钩扎住使劲地拉着,疼痛难忍。

      淞沪会战经过近三个月,最终国军撤退,随后日军飞机轰炸了京沪线上的城市常州。常州与柳林只有百里,城市里人纷纷往乡下逃难,柳林也来了不少,有的投亲靠友,没有亲友的也有人家暂时收留供吃供住;不光镇上,乡下各村也有好些人家暂时收留难民。裕德堂小先生和小师娘便叫管家何德贵腾出三大间库房,让六十多个难民暂时安顿下来,每天供-顿饭两顿粥。不久南京被日军攻破……骇人听闻的烧杀抢掠消息不断传到柳林,随后日本兵初到只相距十八里的埠头,竟放火把埠头街烧光,恐怖的阴云重重地压到了柳林人的心头。

接着,埠头驻了东洋人军队。随后,柳林镇和周围的大镇子都陆续竖起炮楼,驻日本兵或者汪精卫的“和平军”,人们生活又渐渐恢复正常秩序,习惯了在惊恐相伴的安定,逃难的人陆续重新返回城里。柳林虽然还没有驻东洋人,城里东洋人、和平军不时来征粮,人们的心似被铁篐套着。面对国难,国共两党达成团结抗战协议,苏南到晥南这-带,又有国民党的中央军六十三师、青年军、保安笫九旅活动,还有地方土匪武装,接着又有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第一支队由晥南来到苏南这一带打游击。局势变得更加复杂。

      裕德堂药店照常开门着行医配着药。小先生和小师娘时时牵挂着一双随老父母內迁的儿女,牵挂着父母与搬迁的工厂,也牵挂着奔赴延安的两个妹妹。却没法得到半点消息,心儿一直如被魔爪紧紧攥着。

      第二年夏天一个清晨,街上裕德堂药店年轻朝奉马建昌正脱着一块块排门打开店门,—位戴笠帽穿补钉短袖小袿的清痩男子走近他说:“我是卢墅村的,有人托我给小先生送点东西,我要亲自交给小先生。”

马建昌叫来人先在店堂的待客椅上稍坐,便进去通报,一会儿小先生便跟着马建昌来到店堂。那来客与小先生互打招呼后便说:“能不能到你书房再给你。”

      小先生朝来者打量了一眼,见对方约三十岁左右,虽是农家穿着,脸上却有几分书卷气,就说:“请吧。”

      来到书房,小先生让来人坐下。那人先没坐,先开口说:“叫诸葛慎,其实没有什么带给你,而是有事要请你小先生帮忙。”

      “诸葛慎?”小先生一怔。早在三个多月前柳林一带百姓中就私下传说了这个名字,原本就是柳林镇东南边卢墅村人。小先生也早听说过他。他本外出读书,是南开大学法律系毕业,先在扬州当过中学教员和校长,因为国难,回到苏南来参加新四军,不久前被新四军一支队司令陈毅派来这地区发动民众抗日。他家所在的卢墅村是个百户大村,几乎全姓诸葛,说是诸葛亮的后裔,乡绅和读书人特别多,村中村外布满河塘,都是按诸葛亮的八阵图而建的。诸葛慎受陈毅派遣,悄悄潜回村里,找了本家中好几位堂兄弟,分头联络,聚集了二十多人,向地方乡绅借到三支长枪一支短枪,又向洮湖东岸一带民间道会门组织——“红枪会”借了十多枝带红缨的长矛,先成立了一个就近七个乡的联合自卫队,不久前在柳林往东的庄村据点外击毙了一个日军小队长……这些已经初见了抗日的行动。小先生想起两个妹妹为民族危亡作出的太义选择,想起妺妹们要他支持抗战的叮嘱,忙说:“我能帮什么忙,请说。”

      诸葛慎说:“我们联合自卫队已经发展到近一百多人。近日,新四军一支队近几千人的部队正在南边山区对日军进行反扫荡作战,打得正激烈,急缺军粮,把筹粮、运粮的任务都交给了我们联合自卫队。我们只能找了各乡乡绅请求支持,小先生你能不能也出-分力?”

      小先生爽快地说:“我理当出力,你说,要我出多少?”

      诸葛慎说:“五十担稻行不?”

      这时正好小师娘也走书房。

      小先生把实情转告了小师娘。小师娘说:“干脆多给你点,一百抯稻,马上就给你现钱,一百块大洋。现在行情,可以买一百十担吧。”

      小师娘转身要去取钱,诸葛慎说:“慢,真不好意思,我不是要钱,是急需要粮食。”

      “可是我库里也没有这么多粮呀。” 小先生有点为难。

      “我知道你库里不会有这么多粮。” 诸葛慎说,“只是到处都是日本人、汉奸,你给了我们钱,我们也没法公开买这么多粮,裕德堂有好几百家佃户,我们想通过你们这层关系,找可靠农户收粮,租可靠的船,分几交到交到两三只船上,到洮湖东畔-处芦荡里汇集,按我们定的线路分散运到前线去。我们会派人沿水路保护。只是给你们添了麻烦。”

      小先生想了想,便说:“你们能为抗日出生入死,我们做这点事算不了什么。”。

      诸葛慎便要求借用小先生的笔墨纸砚,说要写张借据。

      小先生真诚地说:“这是我捐的,哪用借据!这粮是用在抗战,我们该出点力。我父亲工厂内移,损失的资财该有这笔的多少倍!在国难时,个人财产算得了什么!”

      诸葛慎却认真而又执拗地说:“我们的纪律,借据一定要写,否则就损害了新四军的信誉,总有一天抗战胜利,会有政府兑还。即使你不要还,借据也说明你家为抗战做过贡献,可以留个纪念吧。” 随后他借小先生的笔墨纸砚,写下了一张借条:“今借到裕德堂一百十担折成大洋一百块,此据。” 下署“立据人七乡联合保安队诸葛慎”,还借用小先生台上印泥按上了指纹印。他临离开时又叮嘱说:“我来你家对外要绝对严守秘密,收粮租船,要安排绝对可靠的人去办,为我们也为你家安全。”

      诸葛慎离开后,小师娘说:“他到底是大学毕业,学法历的,说话严谨真诚有分寸。”

      小先生说:“是呀,要不哪会有这种以救国为己任的抱负和不顾生命安危的勇气!不过,卢墅村大多数人都是耕读之家,知书达理。”

      随后,小先生就与小师娘便立即开始安排收粮,由何德贵负责找佃户收粮,店里人都不知道上海储大先生的厂经內迁,对何德贵说是上海里工人缺粮,要运住上海;马建昌更可靠,负责租船押运到洮湖移交给七乡联合保安队。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8-8-30 8:23:25编辑过]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月冷清秋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版主 帖子:1669 积分:8071 威望:0 精华:16 注册:2012/11/26 16:36:2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9/1 17:28:20

小说在国家存亡之际的背景下,主人公的命运发展,更让人揪心。也记述了日本侵华战争对国人生活的破坏和影响,两姊妹选择抗站,表现了正义的国人不屈服的精神。期待后续。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官运》6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