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涛声文学论坛文学天地小说园地 → 《官运》5


  共有403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官运》5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坡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社区建设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终身成就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创作大师奖
您的文章总会让人赏心悦目,继续努力哦!无限贡献奖
为无限工作室做出巨大贡献的奖章!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16759 积分:107149 威望:1000 精华:134 注册:2004/8/9 16:01:54
《官运》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8/20 17:43:35

《官运》5

 

第五章

      大伏天,荣丫头吃过中饭要睡个午觉,大都是到镇北郊外一个牛推水车棚里去睡。

      苏南水稻生长期内需要不断往田里灌水。没有牛的农家,靠临时架水车人车水,人既要被烈日晒又要费力气,非常辛苦,也可以说是煎熬。有牛而田多又连片的人家,就在河塘边竖四根木柱加梁橡盖个尖顶茅草棚盖,安装个木的制大圆盘水车,圆盘直径约有八尺,厚有二寸,宽有八九寸,有横桄与中心一根木制竖轴连着,外侧一周有装有木齿,成一大木齿轮,中轴上有根橫伸出越出齿轮外约二尺五寸,供系绳给牛套枷拉动转圈,如驴拉磨,大圆盘木齿带动水车轴上木齿,便把水从水车木槽里拉上灌往稻田里。车拉水车戽水,只需一个半大孩子看守,可以躺在大盘圈上,水车棚顶上有草盖,四周无遮拦,不用晒太阳,又透风,人在车盘上等于乘风凉,是享受。

      荣丫头常去的那水车棚子,在一个叫莶科塘的小河塘边,莶科塘四周没有树,但长着一簇簇莶科。中午牛又不推水,彻静。睡在车盘上,听着稻田里的蛙鸣和远处树上的知了叫,其实在这平原的旷野里,并不觉得吵,倒象听催眠曲,极容易睡得香甜。

这天,荣丫头睡得正酣,忽然耳边有人叫:

     “荣丫头!”

      他一睁开眼,见一双手抓着一条大拇指粗的水蛇凑近他的脸,那蛇舔吐着忽闪似的长长的信子。他猛吃一惊,忽地坐了起来:“狗日的,拿这东西吓人,当心老子揍你!”
      捏蛇的是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叫小牛伢,出名的调皮捣蛋鬼,背着一只用倒逆篾丝盖盖好的收颈脖竹篓,是捉灰色小型蛙回去喂鸭子的。他当然怕荣丫头发火,忙笑着赔礼:“对不起、对不起,冒犯冒犯,下次再也不敢。”他腾出一只手,从旁边地上拿起-个黄金瓜,在荣丫头旁边坐下:“喏,孝敬你,你解解渴,总不亏你了吧?”

      荣丫头接过来,火气骤消,问:“又从哪家瓜田里偷的?”

小牛伢嬉笑着说:“经过瓜田吃个瓜还算偷?”

      倒也是,当地习惯,只要不是成篮成担偷回家,路过瓜里吃个瓜解渴不会当回事。荣丫头便到水车坨沟里撩点水把瓜洗了洗,随口还教训小牛伢:“贼种,往后少耍这种不入调的鬼把戏!”

      “一条水蛇,连你也会一吓呀!”小牛伢嘻皮笑脸地说,“难怪那小师娘……”他说了前半句,忽然一愣,咽住了后半句话。

      荣丫头顿时警觉地望着小牛伢,蓦地联想到前几天听说的一桩恶作剧的事:一天傍晚,裕德堂癿小师娘在后面楼上房间里用木头箍的浴盆洗澡,竟有人从窗外扔进一条水蛇,吓得她生了几天病……好多人都听说了这件事,只是不知道是哪个该杀的干的,一直没有查得出来,是个疑案。荣丫头为这曾非常愤慨,曾想:要是知道是哪个,我非得抽他筋扒他皮。这时他怀疑就是小牛伢,虎起脸问:“那回小师娘房里的蛇是你扔的?”

“呃……不……不是!”小牛伢惊惧地说。

      荣丫头更加疑心,真想揪住小牛伢用拳头逼他招认,再一想不能,这小赤佬象条泥鳅,尽会耍滑说谎话,硬逼反而不敢吐真情。荣丫头于是装得无所谓:“你这细贼骨头何必瞒我,捉弄女人,我本事不比你小。问问你,不过是听点稀奇,我会对别人说吗?”

       小牛伢愣住不响,面上神色中还夹有几分诡秘带有几分惶惑。

      “你还不相信我?”荣丫头拍破黄金瓜掰一块吃起来,装着不在乎,“其实我知道是你,你不说就算,本来,你说了,我倒打算也讲点我的事给你听听的。”

      小牛伢内心原埋着一种创造成了奇迹难抑的兴奋,似乎只恨不能向人炫耀。怔了怔,就真承认了。接着,津津乐道讲出了始末过程:
      裕德堂大院最后一面是楼房,小师娘和小先生的卧房就在楼上,那是镇上几乎没有人能进去的地方。楼后隔条路就是一个池塘,池塘对岸长满树木,其中有棵高大的老杨树上有喜鹊筑了窝。有一天傍晚,小牛伢爬攀上那树掏窝里的喜鹊蛋,偶尔发现正对着小师娘卧房的窗户,同时正巧看到她脱光衣裳在红漆浴盆里洗浴;第二天同样的时间,他再爬上杨树,又看到她在洗……他看得着了迷花了心,一连偷看了好几天。他看到了,既开心又难受,就想出了个恶主意……他说完过程,还眉飞色舞说:“那一身彻嫩彻嫩的细皮白肉,真要叫人神魂颠倒;尤其是那两只奶子,像两只鲜嫩的水密桃,把人胃口吊得真恨不能张大嘴去吃一口。她那身子,一点也不像生过一个孩子的女人,还像个原封的大小娘。”他不无得意神气说:“嘿,她这身肉,除了小先生,恐怕就只有我见过!”随后又不满足地说:“娘的,她每回洗浴,面孔总朝东,我只能看到大半个侧面,没看到正面最要紧的……”

      这该千刀万剐的畜牲,竟下流到如此程度,小师娘那神圣的身子,别说柳林镇除小先生之外没有人有福气看得,就连城里的县长老爷也没这福份。这小畜牲真比纣王动女娲娘娘邪念还荒唐可恶,真是该杀!荣丫头怒气早胀得胸膛要崩裂,心火直冲到头顶,不等小牛伢说完,就把手里的黄金瓜狠狠砸到小牛伢脸上,伸出铁锤般的拳头,对准对方面门就是狠狠一拳,把小牛伢打得一个仰面朝天跌到水车棚外河岸上,不等小牛伢爬起来,就又冲出去抓住他两条瘦胳膊,把他整个人擒得离地脱空,往旁边水稻田里扔去……荣丫头凭着一腔义愤,接连摔了小牛伢好几跤,把他着着实实揍了一顿。

      小牛伢被打得鼻青眼肿嘴里淌血,浑身上下滚满稻田里的污泥水,一只捉小蛙用的篾篓也压破散了架……

下午的挑脚活,是给瓜行挑黄金瓜装船。荣丫头一担瓜挑到船上倒进舱,刚踏上码头,突然涌来十几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围住了他。这帮人二话没说,就用粗麻绳把他捆绑起来,绑得紧腾腾。他莫名其妙,责问为什么?那帮人不回答,簇拥着他,推的推拉的拉,把他押到镇子东街外储家祠堂门口。

      整个柳林镇老根老底的当地人,只有两大姓氏:一是姓许,大都聚居在西街外与镇子只有一条小河之隔的许家村,西边半条街的本地人也都是许氏族里人,许家祠堂在许家村;一是姓储,大都聚居在东街外几乎与镇子连接在一起的储家村头,东头半条街本地人也多数是储姓,储家祠堂就座落在储家头村前,出柳林东街到大河码头之间,与街东通码头的石板路隔一个长方形大河塘。柳林唯一的一条东、西走向街道,显然是许家村和储家头两上村子相对延伸连接而成的。历任乡、保长和其他有头面的人物,大多出自许、储两族,储姓还略强些,裕德堂老板就是姓储。镇上有张丶贡丶马、李、周、姜、曾、陆、冯、曹、连、黄、孙、潘、史、赵、葛、朱等外姓人,多数是外地来开店做生意或逃难来落户的,也有本乡各村到镇上开店的,有外来的郎中、学校教员。

      储姓祠堂门前石板铺的场地上已拥满人,有上百个,门前石阶上端着储家老族长。年近七十须发银白穿一身黑纺绸衣衫的老族长手握着铜烟锅斑竹长烟竿,面孔板得刀都砍不进。他的左右,有一对凸眼张口的石狮子。

      荣丫头见这阵势,不明原委,心里没底,不无几分惊恐;目光再一触到那对石狮子,浑身不由一打冷凚。他记得,八九岁时常到这祠堂门口来玩,总喜欢爬上这对石狮子背骑着。双手捏住石狮耳朵,屁股一耸一耸:“马嘟嘟,马嘟嘟……”好不开心。有一回,他刚骑到狮背上,挺胸昂头摆出威武姿势,储家老族长突然从门里走出来,挥起长烟竿,将铜烟锅敲到他头顶上。他当时痛得钻心,头顶上胀出了个肿块,过好几天肿块才消痛才止。他从此再也不敢往石狮背上爬。后来看到,储家族里有人犯了族规,都被绑到这祠堂里祖宗牌位前处罚。他在门外看稀奇,总听到毛竹板打屁股的声音和被罚人痛苦的叫喊,觉得这储家祠堂非常威严甚至恐怖,无形中对它产生恐惧心理。

      如今荣丫头虽然已经是力大性蛮闻名全镇的挑脚班头,终究是下等人。而儲姓族里不仅人多势众,有在外地当县长、师长的,当地一乡之长和镇上有头有脸说话能镇-方的“大先生”也是储家族里人,谁能惹得起!在荣丫头眼里,老族长是阎王爷,门口这对石狮鼓着铜铃眼张着铜盆大口,像守在阎王殿门外的牛头马面。他被押到这祠堂门外,大概是因为他不是储家族里人,进不得祠堂,得在外边受罚。究竟是为什么呢?他心悬得高高的,等待宣布“罪过。”

      老族长两眼火辣辣盯着荣丫头望了片刻,长烟竿轻轻一挥,倾刻,便有人把鼻青眼肿的小牛伢推到荣丫头面前。

     “他这样子是你打的吧?”老族长厉声责问。

      荣丫头这才想到,小牛伢是储家头人,姓储。他明白了,打了这小畜牲,惹恼了储姓人,激起了众怒。他心里紧张,当众又不能做软骨头失气概,心一横,准备吃苦头,便承认:“是我荣丫头打的!”

      上百个储姓人顿时象熬沸的油锅撒了把盐:

      “狗日的,你邪过了头!”

      “外来的野种敢爬到姓储人头上拉屎!揍他个趴瘫不动!”
      “打断他的右手!”

      “……”
      这时,荣丫头是牛是龙是虎,力气再大,也没有半点用。他变成一只死蟹,只好等着一顿恶打临头。

百来个人储姓人愤怒地叫喊着,有挥着拳头的,有舞动扁担的,等待着老族长发令。

老族长把烟筒头往石狮座墩上笃了笃,正要开口下命,这刹那,荣丫头忽然想到,小师娘也是储家门里人,而且地位比小牛伢不知高多少倍。他心里一亮,忙大喊:“慢,我有话说!”
      老族长稍一怔,挥挥烟竿,止住众人的喧闹,两眼死盯着荣丫头:“有什么话,快说!”

      荣丫头要开口说打小牛伢的理由,一想不妥,当着这么多人兜底说出,虽能帮自己辩护,却要伤小师娘的面子和名声。他对老族长说:“我要说的话,只能让你一个人听。”

      老族长想了想,便叫大家先进祠堂等候。

      荣丫头把前因后果对老族长细述了一遍。老族长面孔顿时变了色,随即把小牛伢从祠堂里喊了出来,当场与荣丫头对质。小牛伢做贼毕竟心虚,吓得舌头发了硬话都说不囫囵。

      老族长当即喊人给荣丫头松了绑,接着又命人把小牛伢捆绑起来押进祠堂。

      一场虚惊!荣丫头长长地舒了口气,但还心怀悬念,想知道祠堂里会对小牛伢怎样,在门外站着没马上离开。不一会,听到老族长一声喝令,祠堂里随后传出扁担打屁股的叭叭声和小牛伢的惨叫声……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8-8-23 21:29:39编辑过]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月冷清秋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版主 帖子:1657 积分:7999 威望:0 精华:16 注册:2012/11/26 16:36:2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8/23 21:41:46

情节曲折精彩,坏小子不少,看来生的美的那位,将会惹来不少麻烦。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坡
  3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社区建设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终身成就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创作大师奖
您的文章总会让人赏心悦目,继续努力哦!无限贡献奖
为无限工作室做出巨大贡献的奖章!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16759 积分:107149 威望:1000 精华:134 注册:2004/8/9 16:01:5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8/24 17:03:33

以下是引用月冷清秋在2018-8-23 21:41:46的发言:

情节曲折精彩,坏小子不少,看来生的美的那位,将会惹来不少麻烦。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官运》5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