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涛声文学论坛文学天地小说园地 → 《官运》4


  共有365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官运》4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坡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社区建设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终身成就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创作大师奖
您的文章总会让人赏心悦目,继续努力哦!无限贡献奖
为无限工作室做出巨大贡献的奖章!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16761 积分:107167 威望:1000 精华:134 注册:2004/8/9 16:01:54
《官运》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8/14 18:02:03

 

第四章

      荣丫头被人称赞力气大时,或遇事人家把他当班头看待时,他感到的全是自豪,得意安慰和光彩。可是一回到黑古隆冬的矮茅草屋里,看到破衣脏衣都是老娘眯着眼睛补纳和搓洗,晚上躺在床上依然孤身一人,就有冷清、凄然、悲凉,就产生莫名的怨恨。当了挑脚班头,讨老婆还是没指望。他娘再托人为他说亲,都没人愿意为他做媒了。他对女人成见、仇恨越来越深,常常想寻机会恶作剧发泄。

      柳林一带穿戴风气有一种偏向:女的特别封闭,男的特别放肆。

      夏天,不管天气有多热,女的都不穿短裤,穿短袖衫袖子也要超过手弯子;那个露膝现上臂,必被看成轻贱没教养。而男人则光脊背只穿一条短裤可以满街走,习以为常,连店家老板都如此;有农家的甚至赤条条身子只用一条脱下的长裤倒围上腰上,裤管在后腰找个结,裤裆和裤腰倒着象个短围腰布,只遮住肚脐眼下方最刺眼处,也照样满村满巷走,东街西街过,不光是赤裸裸光着两片屁股,有的人那该遮掩的东西大些下垂些,从后边屁股丫照样可见得一点真相。夏天男的到田里耥稻、车水,就更肆无其惮,不论在偏僻的河湾里还是在众人经过的大路口,身上都赤条条一丝不挂,唯在头上戴顶芦苇凉帽或者草帽。农家男人们夏天肆无忌惮裸身,任太阳照,皮肤先发红,后变成深赭色,到变成古铜色,常常蜕去一层像薄膜般的皮。柳林一带就有这样的顺口:“六月的卵,不能管,管一管,得养我二年半。”

       于是,女人们出门赶路,都不得不撑把油纸小花伞,一来遮遮火辣辣的太阳光,二来好当盾牌掩隔避见男人们光着的身子。

      逢街上没有挑脚活干的日子,荣丫头也到种田大户家做忙工(打短工)。

      夏天稻里要灌水,柳林镇的前村许田宝家顾人帮车水,一部七人轴水车架在柳林镇通县城的大路上,七个男人伏在横架的长桁上车水,以荣丫头为首,都一丝不挂精赤条条亮在太阳下,面朝大路一边,屁股朝着河塘。车水,有时打号子,放开喉咙大喊;有时轮流讲关于男女间带荤腥的笑话。

      这回有个叫全根伢的讲了个与男人光身有关的趣事,说是他一个表弟真实经历:

      表弟二十五六岁,在离这十八里的埠头街上小学堂做教书先生,去年老婆有妇科病,到柳林来找裕德郎中看过,出了十帖药回去服的。服完要带原方子再配药继续服,不用女人再来,表弟一人办就可以。那也是六月大伏天,早上七点太阳就毒辣辣的让人流汗,表弟便在凌晨三点多就带一把篾骨油纸伞出门上路,夜色朦胧中出了埠头街,不-会身上也开始流汗,走了好长一段路没遇上人,贪走路凉快,便把上身短袖和下身短裤全脱下光着身子,把伞撑起,把被汗渗得略有点湿的短衫裤摊晾在伞顶上,想来这样走到天亮该走下大半路程,不仅凉快,晾在伞顶的衣裤也该干了。他走离柳林还有四五里时,天渐渐发亮,他所走的这段路正沿着一条河,河对岸稻田里已经有个男子在耥稻,便觉得该把衣裤穿起来了。他伞收下,短衬衣短裤竟都没了,不知什么时候就被微风吹掉了,这可有了****烦,药方和买药钱没了还事小,光着身子怎么去药店又怎么回家?他急出了一身汗,眼下只求有条短裤,可是哪儿来呢?他朝右侧河对岸一看,那耥稻的男人也光着身子,而对岸沿河稻田边田埂上正有一条脱下的短青布裤,显然是耥稻人脱下的。他一个陌生人想若要向耥稻人借,万一不肯,就再也没有办法可想,灵机一动,便把伞放下,悄悄下河游到对岸先躲在河岸下不动,察看着耥稻人动向。耥稻人从河边这头从一行稻棵间往那远处耥,再换一行往这河边耥。他乘耥稻人从河边往远处耥而背朝他这边时,便把那田边的短裤偷了卷成一团,用一手向上托着,单手游了回来。他爬上岸抖开裤子要穿时,耥稻人正好转身向这边耥,发现了,连忙丢开耥边往河边跑边大喊:“你偷我短裤,快放下还给我!” 他先一惊慌,随后又镇定下来,只当没听见,从从容容把裤子穿好,拿起伞不慌不忙往前走。那耥稻人也游水过河,继续高喊“偷短裤你站住”,光着身子追赶。他照样只当不听见,走过了一座石桥,桥堍旁石砌凉亭里有两个赶路人在歇脚,耥稻人对亭子里两个人大喊,要他们拦住他。两个过路真过来把他拦住。他依旧不慌,故意装作莫名其妙:“这倒要请你们两位评评理了:我是从十多里外的埠头来的,要到柳林去走亲戚、买药,除了身穿的可没有第二条,这身上短裤是偷他的,我开能不穿裤子就出远门吗?倒是这位耥稻的老兄家在就,才有可能起黑早不穿裤子干活。想赖我的裤子。” 两个过路竟觉得他有理,帮他阻拦耥稻的放他走。不远处便是一个小镇街头,耥稻人光着身子,也不敢再往前追了。

      这个故事讲完,引出水车上一片笑声。兴奋的七双脚在水车木榔上一阵加速,车坨口水花溅得飞起……

水车上还有个外号“阴间秀才”志和,平时话不多,这时也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似笑非笑地讲了个跟车水搭界挖苦女人的野调笑话:

      有一年夏天,有母女两人出门走亲戚,都各撑着一把油纸小花伞。娘才三十五六岁,还风韵十足;女儿是十六七岁的大小娘,嫩皮白肉。半路上遇到七个光身男人在路口车水,母女两都把油纸伞侧在水车一边遮住视线,先后跨过水车龙头前的流水缺口。过了水车走了一段路,娘轻声问女儿:“刚才走过水车前,你眼睛偷了看吧?”女儿羞得面孔通红,低下头嗔怨说:“娘,你说啥呀,你不是看见我用伞遮着吗?”娘不声不响走了几步,忽然惊叹说:“说真的,那才那水车上第二个人的那个最大了,少见。”女儿竟不意脱口跟娘争辩说:“不,是第五个最大”……

      促狭故事说完,而后满水车人又一阵嘻笑,也生发出一串粗俗的议论:“人家说我们男人野调,其实女人-点也不比男人。”

      “女人是瓮头里失火——闷烧(骚)!”……

      七双脚又一阵提速,车坨口又一阵水花飞溅。  

      水车上人正说得兴致勃勃,镇子里推出来一辆独轮小车,车上一边坐着一个撑花洋伞的年轻女子,车后跟着一个打黑洋伞中年女人,沿大路向水车这边走来,荣丫头对女人怀恨,谅那两个女的要从这水车前边经过,便动起了捉弄的恶念,对同伙们说:“等那两个婊子走到这水车龙边跨缺口时,我喊一二三,大家用力快点车,让龙头上的水飞溅得高些远些,叫她们跨不得车坨缺口,只好站下多看看我们的宝贝,让她们见识个够!”其余六个人一齐赞成,注意力一下都十分集中,只等他发号令。

      两个女人越走越近,离水车只有二丈来路了,荣丫头忍不住侧过脸瞄了她们一眼,这一瞄,不由一惊,魂魄离身,两脚忘了车动,差点脱开滚转的水车木榔头“吊田鸡”。

      前边坐在小车上撑花木洋伞的年轻女人,既美貌又气派,是镇上裕德堂药店的老板娘,后边跟的一个,是伺候她的女佣。     

      荣丫头很快缓过神来,慌忙低声说:“不好,是小师娘!我叫一二三,大家一齐往后边河里跳,我们泡在水里让他们过去!”他接着就喊 “一二三”,七人一齐向后跳到河里,靠河水遮没住身子,弄得水车槽管里的连头、发皮随满槽水倒流而倒龙脱了节,散得漂浮到满河都是。

      荣丫头恨世间所有女人,唯独不恨裕德堂药店的老板娘,不光不敢有半点恨半点冒犯,在心里的位置还是至高无上的女神。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8-8-20 10:12:51编辑过]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坡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社区建设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终身成就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创作大师奖
您的文章总会让人赏心悦目,继续努力哦!无限贡献奖
为无限工作室做出巨大贡献的奖章!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16761 积分:107167 威望:1000 精华:134 注册:2004/8/9 16:01:5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8/15 9:59:00

 

      座落在柳林东街五开间门面的裕德堂,高墙大院,四进三厢,有雕楼花厅,有带花坛的天井,雇有近二十多个药工,朝奉,有四位专攻妇科医术高明的郎中,作为药店,规模堪称江南乡镇第一,甚至超过不少城市药店。除了有这片大药店,还有大批田产,北到长荡湖边,南到郎观山下,二十里平川,布满他家田地,都是宜种水稻的良田,有四千多亩,都是租给各乡各村农家种的,就论田地,整个苏南,恐怕难有再比他家多的。郎中治好无数妇科的疑难病症,名扬千里之外。药店有名,把小镇也带出了名。

      药店老板姓储,当地人称他为储大先生,储大先生积聚了一笔雄厚的资本,前几年闯进大上海,占下地盘开办了一片机器厂,药店和田产就交给了儿子儿媳坐镇管理。小天妻俩都在上海念过洋学堂,有学问有见识,还能懂洋文,都还只有二十七八岁,也都很有点书生气。储大老板还特地为他们配用一个叫何德贵的管家,帮衬他俩管理药店和田产,替他们处理繁杂事务。小夫妻俩如皇帝皇后,管家犹如宰相或总理。年纪虽轻,却是柳林第一大富,大家尊称储大老板为储大先生,储小老板也就被称为“小先生”,老板娘也就被称为“小师娘”——也即小师母。小先生和小师娘在柳林镇上,已成了地位极顶的人物,不光当地乡长、保长都尊敬他俩,连县城里的县长都极看重他们几分。

      这坐独轮车打花洋伞出门的“小师娘”,长相仪表也与小镇上一般老板娘很不一样。她生着标标准准和鹅蛋脸,皮肤白嫩细腻光洁得如玉琢碧磨,五官匀称秀丽,一张小嘴真象一颗鲜嫩水灵的樱桃;身材长得也特别好,每根线条都很美;穿戴却不鲜艳华丽,大都是淡蓝偏灰,总显得整洁、素雅、端庄,她戴着K金半框式水晶片眼镜,右胸大袝襟上常着一支金套钢笔。她举止稳重,谈吐有素,待人温和礼貌,很有一副女知识分子风度。传说裕德堂有两百年历史,头代先祖储老板既通药理又精医术,还怀济世仁心,行善积德,八仙中铁拐李专管人间医药,曾亲自变成教化子上门求医验证,之后成代代相传家风。储大先生掌管裕徳家业时,也乐善好施,费大笔钱财在镇东街外建造了一座小学,使柳林镇有了洋学堂;荣丫头的父亲带着全家从苏北逃难初到柳林生活艰难,也受裕得堂舍济过米和棉被棉衣。小师娘和丈夫小先生一样,继承上代家风常做善事,不光常捐资修桥铺路,每逢有穷人遇急难,她都乐于接济,死了人买不起棺材的,她便施棺材,揭不开锅的,她总施一两斗米;每年冬天,她总给实在贫困的人家舍济一次棉衣、棉被和米面。她在小镇人心目中,与观世音菩萨同样神圣崇高。前年,荣丫头的娘一天夜里突然发高热,上吐下泻,病很危急,他赶到裕德要求郎中出诊。当时管家何德贵对他看轻,说值班郎中只精妇科,没把握治他娘那病,能治的郎中周先生已回家睡觉了,叫他自己去找周先生家。荣丫头不知周先生家住哪里,求何德贵帮忙同去找。何德贵却说他有要紧事得办,不能离开。荣丫头正急得团团转。小师娘突然从里屋出来,问清原由,便叫何德贵陪他去找周先生。周先生随即出诊给他瞧了病,说幸好及时赶来,若拖到明天就耽误了,荣丫头立即到裕德配药,熬好让他娘服下,第二天便退了烧止了泻停了吐……娘的命等于是小师娘救回来的,荣丫头觉得一生一世都该感恩。

      这样一位年轻女菩萨,荣丫头怎敢得罪。他对她并不光是怕,而是十分崇敬佩服。他自认在她面前是渺小的,该拜服。平日见到她,手和脚都不敢随便挪动,眼睛都不敢直盯着看。他倒情愿受小师娘支配为她做点事效点劳,能为她做点什么,是幸运,是光彩,是福份。

      去年寒冬腊月,小师娘两岁的女儿敏芝要她胸前挂的钢笔玩,她依了。敏芝握着钢笔,被一个药工学徒抱到井边照“镜子”,手一松,钢笔掉到了井里。小师娘把这支笔当命宝,一时急得脸变色。裕德堂二十来个人全都被惊动,谁也没有办法。这事发生只一会儿,就从东街传到西街,闹得几乎全镇人都知道,后院里一下涌来许多人。

难怪小师娘为钢笔掉在井里这么着急这么心疼,那是金笔,美国货,牌子叫“派克”,笔套都是14K金,不光值三石米钱,还是小先生在定亲时送给她的信物,她对它的珍爱犹如生命,急切希望从井底找到捞出来。这得有人下井潜到水底摸索。正是三九严寒,裕德堂门口街心的鸭蛋形池塘里冰结得封了面,那冰厚得孩子们用碎砖瓦片砸都不破。倒是有几个人说愿下井,这种冷天,只怕笔还没捞着下先出事。小师娘紧蹙眉头望着井口发了一会傻,还是说:“不要吧,还是等天转暖些再说吧。”

      这时,荣丫头也闻讯匆匆赶到。他平日只愁没有为小师娘效劳的机会,见这情景,急忙掰开围观的人挤到她面前,以义无反顾的口气说:“小师娘,我下去捞,一定给你捞到。”说着就解开棉袄钮扣。

“天太冷,会冻坏人的。”小师娘还是担心

      “不碍,我吃得消。”他脱下了上衣,赤了膊,一点不打颤,“看我这身坯,冻不坏。”
      小师娘见他心诚意决,只好答应。小先生叫他先把棉袄披上,随即吩咐管家何德贵:“快先拿瓶好烧酒、一斤熟牛肉来,让他暖一暖身子。”

      小先生叫何管家拿来的是玻璃瓶装封口的一斤头烧酒,瓶上贴着印有五彩花纸的牌名;拿来的熟牛肉是五香的,真有一斤。荣丫头想,这酒肯定比槽烧还好。他若放开量,这一瓶酒能全喝掉,喝掉半瓶,吃了一半牛肉,便不喝不吃了。一来,他不能在小师娘面前显得贪嘴,做出穷相;二来,酒也确实好,又香又醇,不呛口却极有内力,半瓶下肚浑身就热烘烘,像在胸膛里生了个火炉。没想到小先生会赐他这么好的酒,心里高兴,精神兴奋,劲头更足,也就更不觉得冷。他脱得只剩一条短裤,当着上百双眼睛下井了。小师娘怕他出危险,叫人找来一根长竹篙竖在井里,让他有个攀依。荣丫头不愿让竹篙限制显示能耐,根本不碰它,横伸两条柚树棍似的手臂,岔开两条石柱似的腿,两掌扣、两只脚趾尖撑在左右两边井壁上,手指和脚趾勾着井壁砖缝往下移动,泡入井水。其实井里水在冬天比河水暖得多,身子浸入并不觉得很冷。

      荣丫头吸足一口气,潜入水底,摸了好一会儿,终于在积着乱砖污物的井底捞到了派克金笔。他身上湿淋淋的,出了井口,寒气如刀,直扎肌骨,倒冷得身子直抖,牙齿直颤。

      小师娘拿到钢笔,蛾眉舒展,樱桃嘴紧抿,微露喜色,叫管家何德贵把荣丫头领进厢房,让他擦干身子穿好衣裳凑火盆烤了一会,又交代管家赏他两块大洋,他临走时,她又叫他把喝剩的半瓶酒和剩下的半斤牛肉带走。

      巴结柳林的活观音,比到大庙给慈山菩萨烧香磕头灵验,下一下井,竟实笃笃发了笔小财呢。两块大洋,还是市上最吃香的“袁大头”,“袁大头”可比光绪的“龙洋”、英国的“鹰洋”值钱,可以买两担多稻谷呢。干挑脚活拼死干两个月都挣不到这么多;还有这半瓶上等酒和半斤左右的牛肉,还好再过次瘾呢。小师娘赏给的这些,不输蟠桃会上王母娘娘打赏的仙果和琼浆玉液。

      荣丫头拎着半瓶酒捏着用纸包的五香牛肉,大摇大摆从东街往西街走,挑脚班几个年轻的挑伕都眼馋地跟着他,有的还想拿他们酒瓶看看,有的甚至嘻皮笑脸要尝一口。

      荣丫头面孔上冷冰冰的,表现出一付威严的神气,内心可充满酒喝到半醉那种快活和舒意。一人高兴,就会变得超常慷慨。走过尤记小酒店门口时,他左眼上的吊鸡眼皮往上一掀,对他的罗罗们说:“别你娘的都缠着不舍,都进店去坐下吧,让你们每人都喝几口。”

      挑脚们一窝蜂地拥着荣丫头进尤记小酒店,围着一张空桌坐下。有人急着伸手拿瓶要先尝一口,荣丫头把瓶一按:“慢点,我们先来见识见识这酒的成色。”他想以验证来显示这瓶质量好到什么程度。

      柳林街上卖酒的都是南货店,有十来家。所卖的酒,有本地槽坊酿的,也有外地进来的货,都是五十斤一坛的,是开坛零沽。有的老板心路不正,老在暗里往开坛酒里掺水。老喝酒人沽酒,便总带个心眼,要验酒的成色。靠嘴品尝,固然也能辨出掺没掺水。有时两方争论,论不出结果,就要做试验。这一带识别酒好不好、纯不纯,有三种鉴别方法:一是看到倒进酒盅泛起的泡泡会不会聚成一撮撮“酒花”经久不散,酒花越大聚得时间越长越好;二是酒倒在碗里点上火能不能烧得着,起的火焰越蓝越好;三是斟酒入盅子能不能满得凸得高出盅子口而不往外漫溢,或是在酒面上放个电木洋钮扣能不能浮着不下沉……

      荣丫头向尤记小酒店老板要了两只牛眼小酒盅,先在一只里斟了大半盅酒,酒面上聚上了不少酒花,比他以往见过的任何一次都多都大;再小心斟添一点,斟到酒凸起了高过盅子口,凝得牢牢的,比他见过的任何一种酒堆得都高,可见酒浓、厚、粘的程度;再找了个电木钮扣小心放上,还浮得大半还露在酒面上;最后划了根洋火,往上一点就着,燃出的火焰蓝得非常鲜艳,窜冒得比他见过的任何一次都旺都高。围看的,不光是他统领的几个挑脚,旁边桌上喝酒的人都齐涌来,兴味象看变戏法似的非常浓,见一种试验,就发出一阵赞叹。荣丫头像作了精采表演被喝采的演员,心乐得醉了,脸上露出了笑容——他的笑容可比天狗吃了月亮(月蚀)还难见到。兴奋到这份上,他忍不住把一包熟牛肉往台中央一摊,再摸出一块银洋,往台上格当一放:“尤老板,切两只猪耳朵一只猪舌头!”

      挑脚头儿交运,挑脚们靠福沾光。一个个都边喝边咋喊“好酒”——懂酒的和不懂酒的都这样。

“荣丫头,这究竟叫什么酒?”有挑脚问。

      瓶上有牌子有名称,可荣丫头不识字,也就不知道。好酒中,他只听说过高粮烧,是山东地方出的,比当地哪种烧酒都好,算上等。柳林街上店家从未有卖过。既然有人当众问了他,他可不能在众人面前打闷炮。

    “这叫高梁烧!”他认为这样回答可以抵挡。

     庆生伢偏偏识几个字,拿过酒瓶盯着商标看了一会,这老实人却不会见貌辨色,直通通说:“不是高梁烧,嗲样格(口头禅),这花纸上有酒名,叫洋河大曲”。

     荣丫头脸上顿时发烫,有点下不了台,真恨这个多嘴多舌的庆生伢。他眉头一紧蹙吊鸡眼一瞪冲道:“你懂屁,洋河大曲就是高梁烧,高梁烧就是洋河大曲!”

     在场的没有一个人能有足够的理由反驳他,相反,有的人还深信不疑,有的不动脑子想就附和他。庆生伢也被弄糊涂,默认了他的说法……

      为小师娘效劳受恩赐的事,牢牢地刻在他荣丫头的脑海里,永远值得他庆幸与骄傲。

      小师娘和女拥从水车前走过去了,走得老远老远,荣丫头才开始修水车槽管的连头、发皮。到重新上岸车了好一会水,心里还为差点污辱了小师娘而忐忑不安,真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月冷清秋
  3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版主 帖子:1657 积分:7999 威望:0 精华:16 注册:2012/11/26 16:36:2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8/19 20:37:29

柳林一带就有这样的顺口流——顺口溜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月冷清秋
  4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版主 帖子:1657 积分:7999 威望:0 精华:16 注册:2012/11/26 16:36:2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8/19 20:48:46

荣丫头的穷心态,也真是无所不及了。但救老娘命之恩,是永生都该牢记报答的。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舒扬
  5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社区建设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
等级:版主 帖子:1838 积分:7743 威望:10 精华:21 注册:2004/8/10 19:04:11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8/23 20:45:30

西坡老师把当地的民风习俗描摹得活灵活现、惟妙惟肖,所写之状景,我似乎熟稔,因为我家就在“柳林”旁。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官运》4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