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涛声文学论坛阳湖泛舟涛声书斋 → 择道10


  共有96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

主题:择道10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坡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社区建设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终身成就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创作大师奖
您的文章总会让人赏心悦目,继续努力哦!无限贡献奖
为无限工作室做出巨大贡献的奖章!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16983 积分:108472 威望:1000 精华:134 注册:2004-8-9 16:01:54
择道1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9-11 16:04:08

 

十、人造“卫星”

     《暖风送远帆》剧本初稿完成了。盛亮先让吕纪先打印四本,两本留着两个创作组和剧团轮流传看,两本送到地区文化局要求安棑专业人员看,然后选择日期召开个讨论会,请地区的领导和专家也来参加。

      侯友书估计盛亮会先看本子,第二天下午便到局长办公室去找盛亮。他急急着想了解盛亮对本子的评价,希望早点听到肯定、赞扬。

      盛亮说看完了,没说任何看法,只说已把本子传给鲁鸣看了。

      侯友书觉得有点玄,忍不住问:“盛局长你看了感觉怎样?”

      盛亮只是说:“鲁鸣也看完了,你不妨去找他聊聊,听听他的意见。抽个时间大家再聚在一起讨论讨论。”

     侯友书心里一格登,期望的水银柱骤降,顿时敏感地品味出两点,一是鲁鸣原本就对他这构思就挑了一堆刺,这回的意见也许比上回更多更厉害;二是盛亮对鲁鸣的意见比较认同或者可以说信服。他背上有点发凉,怕去找鲁鸣,估计组长吕纪也该看完了,出了局长室回到自己办公室,不妨也听听老吕意见。

      可是吕纪也没说好坏,对他说:“意见我还没疏理好,到讨论时再说吧。”

侯友书眼里吕纪不是戏剧创作内行,是个半吊子,即使有负面意见,也不会有什么分量。这刹那,他突然想到,如果鲁鸣的意见到讨论会上说,参加讨论的全体人员听到,无法估计负面影响有多大,还不如先个别听了,看情形,或许好让鲁鸣在讨论会上说得简单些,最好不说,要不,他这个“侯点子”光彩形象就会暗淡。他走进了鲁鸣办公室。

      鲁鸣却不在办公室。在办公的业余作者告诉他,在宿舍关门改稿。于是他又赶往鲁鸣宿舍。鲁鸣书桌上堆着一大沓稿子。

      没等侯友书开口,鲁鸣说:“想听我对你剧本的意见是吧?我还本来也想找你聊聊。你来得正好。” 接着坦率地说:“我天性不善说虚话糊人,说虚话假话无论动机好与坏都是属于欺骗。你叫过我‘爷叔’,那是你顽皮;你也叫过我阿哥,我当你是真心。我问你:你希不希望我说真话?”

侯友书听出鲁鸣要所要说的话会比较重,会很不顺耳。他尽管怕听,但又感到鲁鸣一片真诚,心里有点暖暖的,也只能说:“阿哥你只管说真话,我听。”

      鲁鸣从旁边拉过几张写满字的稿纸,正是写的对剧本的意见,他边看稿纸边说了四点:一,共六场戏,每场单看,都有个小事件,有始有终也都有趣味性,但是这像六个小戏拼凑在一起,互相没有层次推进关系,没有一根主线串起勾连,似乎互相可以前后调换。二,一部大戏,总要有主要矛盾和主要事件自始至终不断展开、发展,波澜叠起,到最终推向高潮;你的戏中只有为过路船服务的好人好事,缺少人与人间矛盾和思想冲突,更缺少人物自身內心的矛盾冲突。三,因为前两种原因,剧中人物性格只有毛糙与细心、豪爽与温婉的区别,缺乏真正具有鲜明个性的形象。四、六场场景,两场在小饭店,一场在小小菜场,有一场在船上,还有两场在河边码头,重复单调,在河码头的其中一场,远航的船上有船员腹泻,暖心店骑自行车赶去公社医院帮配药,送到时,船急等赶路已扯帆启航,可以改设计船己离开开出湖口,有一只小挂浆船追赶送去,场景可以放在湖面芦荡边,舞台色彩也丰富了……

      侯友书越听心收得越紧,他不得不承认,鲁鸣这些意见大都是对的,比自己理得清想得全面,内心不得不服。不过,真要照鲁鸣说的改,几乎要推倒重新打房基砌墙架梁柱,他觉得那太艰巨了,力所难及。问题是马上要开讨论会,如果鲁鸣把这些意见全在讨论会上说出来,拨亮了大家的认知,这剧本即使不遭“枪毙”,也可能被判“无期徒刑”,而鲁鸣则会被大家刮目相看,由文学作者变成戏剧专家形象,而他侯友书这几年树起来的闪光形象则会轰然倒塌,这还会连累他以后在戏剧创作这条路上的命运,他心生恐惧了,额都渗出了涔涔细汗。迫不及待问:“阿哥,这些意见你准备都在讨论会上细说?”

      鲁鸣诡谲一笑说:“我说这些是为了帮你理理思路,我又不会抢你饭碗,才不想到讨论会上抢你风头呐。”

      侯友书终于松了一口气,感激地说:“我得请你吃大肉盖浇面。”

“我才不要因为这事吃你请的大肉面呢。” 鲁鸣说,“想吃时就去吃,不要因为谢不谢,你请我请都无所谓。”

      侯友书忙说是的是的。他向鲁鸣要了那写着意见的稿纸,说是修改时参考。随后才留意鲁鸣书桌上的大沓稿纸和在改的稿子,便问是改什么稿子。

      鲁鸣说:最近又在编一本新故事集,是这两年积累的业余作者稿子,选出了十五位业余作者十八篇,约十五万字,编成一本书,书名叫《炉火永红》,省出版社审过稿已经初定了出版的计划。编辑还提了些修改意见,文字上还要加工润色,都由他动笔了。他正在赶改这批稿子,已经开了好几个夜工。

      侯友书想起来了,原来也曾听说过编这本书的事,只是没太在意。这时他才留心到,鲁鸣面带倦容,近视镜后的眼睛也有点紅,烟缸里烟头己堆成小山。他忍不住问:“你干吗要把自己逼得这么辛苦呀?”

      鲁鸣说:“盛局长说,这本书省出版社出版,是我们县业余创作辅导创作的第一本书,是世无前例的成果。他催得很紧。”

     “十八篇中,你有几篇?”

     “我有一篇。”

     “你不是为业余作者做嫁衣裳吗?”

     “我的工作就是辅导培养业余作者嘛。这本书是我辅导加工编成,也是我的成绩呀。”

     “那你也搞创作,也得有自己的创作成果呀。”侯友书觉得鲁鸣有点迂。

     “我自己的创作成果?” 鲁鸣淡淡地笑着说,“也有点呀。”

     “有点?”侯友书从没听鲁鸣提起过,有点意外。

     鲁鸣犹豫了片刻,拿一本硬面精装的书,是省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小说集《》,又拿出一本《子江文学》杂志。

      侯友书接过翻看,小说集里编入了鲁鸣一个三万多字的中篇小说《芦花村纪事》,《子江文学》里有一个篇万字短篇小说《父辈》。他知道,一部三万多字的中篇,分量足以抵上一个大戏的成果,看来鲁鸣是“暗大户,不露富”。侯友书心里更加紧张了。

      隔了三天,关于大戏剧本《暖风送远帆》的讨论会绍开了,在县第一招待斫小会议室,地区文化局也来了五个人,由副局长乔凡带队。盛亮主持讨论会,耍求大家首先是要对本子作是否有成功希望的评估,再提出不足需要修改的意见,三是大家帮想办法怎样修改提高。

      沪剧团团长冯家声首先发言,说剧本生活气息浓,有戏剧味,也有正面教育意义, 只是六场戏的连贯性不强,有单像六个单场戏。

      随后导演韩杰发言,说女主人公只做好事,行为还太单薄。

      吕纪发言说同意团长和导演的意见,还要添党组织的领导作用。

      地区锡剧团编剧沈谦发言,先肯定有戏剧趣味,生活面新鲜;整个戏缺乏矛盾冲突,没有主线贯串,所有人全是好人,似乎还没有形成一个大戏的骨架。

      侯友书原本对于戏剧创在本地区有居高临下的感觉,这会儿觉得他们的意见虽有有到达鲁鸣那样的入骨程度,都还不是没谱,越听心绷得越紧,竟有了“当局者迷,旁观点清”的感觉,觉得自己矮了一截。他只能认真地记着。

      这时盛亮突然点名说:“鲁鸣你看得比较仔细,也说说意见呀。”

侯友书心理更紧张了,鲁鸣真把意见和盘托出,他这个“侯点子”美名真要失去光彩。他额上开始冒汗。

      鲁鸣知道盛亮觉得提意见还没到位,巴望他一篙子插到底,有利于剧本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但是他与侯友书有约,不能背信,便说:“我的意见已经与小侯个别交换过了,连写着要点纸都交给了他,他可以作参考了,觉得不用再在这儿重复了。还是请地区领导指示吧。”

侯友书稍稍松了一口气。

      地区文化局副局长乔凡发言了,说:“这个戏省文化局李局长很重视,特地打电话要我多加重视和关心。刚才大家提了许多意见都很好,可见大家都认真看了剧本,也说明大家都对这个戏很关心。我也有些意见与大家相同,就不再重复,至于六场戏互相联系不够,我倒认为不是大问题,只要小侯能想办法每场结束留个悬念到下场,像章回小说那样有个‘且听下回分解’。还有没有矛盾冲突的问题,也不是什么问题,雷锋的故事不也是尽是好人好事?……” 他最后说:“我的看法,这个戏基本上是成型的,小侯把大家的意见好好琢磨一下,着修改一遍,相信会有提高,改好了我们再看,再讨论。”

      盛亮最后也顺着乔凡的意思做了小结。

      这等于为这次讨论定了音,对剧本作了基本肯定。侯友书觉得更加轻松了许多,又有了信心。

之后,侯友书又埋头改稿了,花了十天时间,絞尽脑汁,终于想办法给每场戏结束都加了个“扣子”;到第五第、六场给年轻男主人公加了矛盾,为了给过路船上船工突然发病找药送药,家里母亲生病顾不上,女朋友约好拍订婚照去不了,造成父亲和女友不满……加了这些,侯友书觉得自己脑子还是挺灵的,有几分自我欣赏,又增添了几分信心,也有点得意。

      稿子改完,先交给盛亮看了,盛亮觉得比头稿有明显提高,没有说具体意见,只是让再打印几分,再让吕纪、鲁鸣、团长、导演和地区乔局长、谢科长看看。

      这回吕纪、团长、导演都没发表什么意见。

      鲁鸣说,还是等地区乔局长和谢科长看了再说吧,反正主要还得听他们的。

      侯友书想想也对。

      地隔了几天,谢云清打电话来告诉盛亮,乔局长与他都觉得剧本质量比初稿明显好了许多,还说已将局本转寄给省文局艺术处长方斌,方斌看完再来阳陵召集座谈会讨论。

      侯友书想,方斌一定为欣赏他支持他。方斌的支持就是李局长支持,他心信满满,倒是盼着方斌早日来一锤定音,他好一身轻松。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择道10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