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涛声文学论坛阳湖泛舟涛声书斋 → 常武文学史撷说:一、两汉时期2


  共有34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

主题:常武文学史撷说:一、两汉时期2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坡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社区建设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终身成就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创作大师奖
您的文章总会让人赏心悦目,继续努力哦!无限贡献奖
为无限工作室做出巨大贡献的奖章!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16625 积分:83692 威望:1000 精华:133 注册:2004-8-9 16:01:54
常武文学史撷说:一、两汉时期2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8-4 14:52:45

 

《路遇披裘公》

王充

原文:

      延陵季子出游,见路有遗金。当夏五月,有披裘而薪者,季子呼薪者曰:“取彼地金来!”薪者投镰于地, 拂手而言曰:“何子居之高,视之下,仪貌之庄,语言之野也?吾当夏五月,披裘而薪,岂取金者哉?”季子谢之,请问姓字。薪者曰:“子皮相之士也,何足语姓字!”遂去不顾。世以为然,殆虚言也。夫季子耻吴之乱⒂,吴欲立以为主,终不肯受,去之延陵,终身不还,廉让之行,终若一。许由让天下,不嫌贪封侯……廉让之行,大可以况小,小难以况大。季子能让吴位,何嫌贪地遗金?……既不耻取金,何难使左右?而烦披裘者?世称柳下惠之行,言其能以幽冥自修洁也。贤者同操,故千岁交志。置季子於冥昧之处,尚不取金,况以白日,前後备具,取金於路,非季子之操也。或时季子实见遗金,怜披裘薪者,欲以益之;或时言取彼地金,欲以予薪者,不自取也。世俗传言,则言季子取遗金也。(中略)取金于路,非季子之操也。

 释:

⑴东汉唯物主义思想家,字仲任,会稽上虞(今浙江上虞县)人。⑵选自《论衡·书虚篇》。⑶游历。⑷柴,这里作动词。⑸抛掷,丢弃。⑹【瞋chen目】⑺拂手,甩手,表示轻蔑。⑻壮,即壮盛。⑼野,粗野。⑽谢,道歉。⑾皮相xiang,以貌取人。皮,外表;相,看。⑿语,告诉。⒀不顾,不回头。⒁殆,大概,恐怕。⒂耻吴之乱,指公子光派人杀吴王僚。耻,以……为耻。⒃廉让,廉洁礼让,指品行端正。

译文:延陵季子外出游玩,看见路上有别人丢失的金子。正值盛夏五月,有一个披着羊皮袄背着柴经过这里的人,季子对他说:“你把那边地上的金子捡起来。”背柴的人把镰刀丢到地上,眯上眼,将手一甩,说:“你怎么身在高位而见识低下呢?外貌似是君子,说话却那么粗俗?我五月天披着皮衣背柴,难道就是捡人家丢失的金子的人吗?”季子向他道歉,请问他的姓名与字号。背柴的人说:“我是个见识粗浅的人,哪里值得向你通名道姓呢!”于是披裘公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这个故事,世人相信的,恐怕是虚言。因为作为吴国王室成员的季札,因公子光派人杀吴王僚,而以王室争权之乱为耻,吴国要立他为国君,他坚决不肯接受,离开都城去延陵,终身不回,一生廉洁礼让,知行端正,始终如一……

撷说

      季札游舜山见路上有金子,自己不拾,已显示是不贪财的君子,见夏天还披羊皮袄的背柴老翁,认为其生活贫困需要接补。

     “季子呼薪者曰:‘取彼地金来!” “呼”即叫,也可解释为招呼,季子既然见地上金自己不贪,可谓品高;而希望贫穷的披裘公捡,是心善,并非他拿出自己金子施舍,再说披裘公冲撞他之后,他不仅毫不介意,还向披裘公道歉,怎么可能居高临下以粗野的态度对待披裘公?显然难符合逻辑。

      面对季札的好意提醒,披裘公竟是极度忿懑的态度,张扬地强调自己的志气,也难以令人认同。试想,披裘公如果不在乎捡占为已有,那末他又该怎样对待遗落在路上金子?不管它让它一直留在路上?是否想过会不会还有别人见到会捡?有没有想到别人捡了也是贪而失志?他既然品性高洁,为什么不想到守着金子等丢失者回来找?为什么不把金子接济几户穷困人家?……他什么也不想,其实说明了他是只顾自己的自尊而从不关心别人。

      如果披裘公能和颜悦色双手一拱:“多谢这位公的好意子,我虽贫穷,然这道上金子非我所有,我不会取之享用。”这就像人话了。

      还有令人不解的是,披裘公上山砍柴五月初夏,竟还披裘,究竟是无夏衣可穿,还是怪癖故意标新立异?在江南,即使到两千多年后的新中国建立前,普百姓是没有皮衣的,是贵族才有,他如果真是贫困,又何来裘可披?夏天披裘究竟是为了啥?……窃以为这不是正常人的行为。在21世纪的当今,若有人也像披裘公这样态度对待善意对他的人,显然是不懂礼貌缺乏教养,也有做作之嫌。这种人会被看作因内心极度自卑,却又以反常的极度自尊来掩饰,令人令人莫名其妙,也敬而远之。

      在崇尚礼的春秋,文中所描述的披裘公这种待人态度会值得提倡吗?独尊儒术的东汉,作为大学者的王充,真信有这样的人这样的事?真认可那种缺少教养的态度?

      王充文中记述季札这一经历的小插曲,有情节有人物刻画有事件有和细节,从文体看,与现代的纪实小说很相似。是否说明汉代已有小说文体的雏形?如同司马迁《史记》的文体,也有类似的特点。然而王充的文章并非到这个小故事说还就刹笔,后边还有议论,且议论的文字比叙事的还长。

      后续文字说,世人还传说季札见路上有遗金自己想取。王充认为这不可能,季札吴国室为争权杀戮感到羞耻,被立为国君拒绝接受,离开都城去延陵避开纷争终生不回,且一生廉洁,知行端正,岂会贪道上遗金!他认为,“或时季子实见遗金,怜披裘薪者,欲以益之;或时言取彼地金,欲以予薪者,不自取也。”王充对季札对待金子的态度赞赏的。从文中看,真正粗野恰恰是披裘公。

      不可思议的是,当代《学路网》的“语文”教学中分析此文,只截取前段叙事部分,也认同披裘公认为季札粗俗,竭力颂扬披裘公的“大志”,完全与王充的意思相背。而且自持此观点的文字大量存在。当今那些教与学的人们怎会腰斩文章而把王充为季札辨护的部分舍弃呢?令人惊异。

      那些从事教学的师长们,怎会认为披裘公有志气?是否是受饿死不吃嗟来之食的认知概念化影响?对不吃嗟来之食事件的过程,曾子的看法是:恐怕不用这样吧!黔敖无礼呼唤时,当然可以拒绝,但他道歉之后,就可以去吃。

      也是,不吃宁可饿死,那显然是钻牛角尖,或可说偏执狂。当今那些《路遇披裘公》称颂披裘公 有“志气”“骨气”的教授者,认知概念虽是这样;然而自己的“志气”、“骨气”,未必是这样。这样的教学是以误解作误导,会鼓动学生把粗野当理直气壮,把傲慢当志气,无论认知作用还是教育作用都是负面的。当代这种传统文化是不切合实际的概念化教学,是否也是中国文科教学脱离现实的一种痼疾?

      王充在文中后部为季札人品辩护,引季札三让王位的例子论证他不贪,似无不可,说明季札个人品质不錯。然而在历代史家笔下,绝非仅仅说明他不贪,评价他“高尚”人品的最重要最根本例证,三次让王位,是两千多年来令无数人祟扬敬仰尊为“贤人”的主要资本。

      不过,笔者对此其“三让”的价值定位产生疑惑已久,借此顺便作些辨析:

      一、季札是四兄弟中老幺,父亲吴王寿梦临终要传王位给他,是认为他最贤能,他却以长幼有序的规矩,也即论资排辈的理由拒绝接受,于是传给了他大哥诸樊;诸樊干了一段时间,再次提出把位置让给季札,季札再次拒绝。诸樊临终留下遗训,将王位依次传给老二余祭,余祭殁,依次传给了老三夷昧;夷昧临终又要传给老四季札。季札这人也说话不算数,照他轮资排辈的主张传了,轮到他,这第三次他还是拒绝了,一度隐居山林,靠种田打猎为生,表达让国的决心。夷昧只得把王位传给儿子、李札的侄儿僚。这引起老大诸樊的儿子光的不滿,竞设计杀僚自立为王,王室內刮起了一阵腥风血雨。这种后果造成,该说与季札三让王位有关。他是有责任的。光杀僚夺王位发生后,季札只到僚的墓前大哭,对事件并未有任何态度,实在窩囊、软弱和无能。

早在尧舜时代,选择接班人继位就打破轮资排辈世袭,重任人唯贤。若季札是贤人,选他继位是正道,他的三让,颠覆了任用标准,怎还被让为高尚?

      二、王充在文中为季札辩护说:“夫季子耻吴之乱⒂,吴欲立以为主,终不肯受,去之延陵,终身不还,” 这使人理解为季札让国是因为 “耻吴之乱”(指公子光为夺王位杀僚),史实是,先有季子三让,后生同室操戈。王充这把时序颠倒了,因果也颠倒了,事实不但不能证明季札“三让”有德,倒是有茣大罪过。

      三、季札既然是有德又行的贤人,又是具有远见卓识的政治家和外交家,矢志不愿为王主政,远离庙堂,这与历来为文人颂扬的以严子陵为代表的隐士精神相似。究竟是为了什么?想来只有两种原因之一:一种是胸有宏大抱负,却屡遭挫折、打击而心灰意冷,是有志难酬的哀伤与绝望。二是仕途凶险,为避祸自保。前者因公,后者为己。而季扎却是两者都不属于,是个特例。儒家认为的“鸿鹄之志”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季札被诩为“不仅品德高尚,而且是具有远见卓识的政治家和外交家”,是“贤人”。王室屡次为他创造机会,他却不愿为国为民竭尽才华一展抱负,选择远避,弃“达则兼天下” 的责任,置国家与百姓于不顾,安能称贤?两千多年来,究竟有几人弄凊季札三让的真实动机和內中原因?百度百科称“对提高华夏文化作出了贡献”,不知这种贡献是哪些具体体现,又对当今人的精神思想有何指导意义和借鉴作用?

      历来有关季札三让王位的文字,都认为他人品高尚贤徳,是千古美谈,从古到今,大家都这么写这么说这么传扬。尤其是当今这20世纪后期到21世纪前期,“弘扬传统文化”的强势推动下,各地为挖掘“文化积淀”,为地方竖以“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 为荣的招牌,将历史人物掖掉毛边说光边,竭力拔高、美化。有些当政者还参与或助力宣扬。令人惊奇,不由试问:这些当政者当真赞成季札三让的精神?他们中有几人愿真心接受“三让”精神身体力行效仿?恐怕都只愁没机会升迁,有的还在使用见不得人的手段呢!这里可见当代传统文化发掘与“继承”,只会使阳奉阳违心理更加顽劣,到了混乱不谌十分庸俗的地步。将成后世笑柄。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8-8-4 15:52:59编辑过]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常武文学史撷说:一、两汉时期2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