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涛声文学论坛文学天地小说园地 → 择偶记12


  共有140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择偶记12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坡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社区建设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终身成就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创作大师奖
您的文章总会让人赏心悦目,继续努力哦!无限贡献奖
为无限工作室做出巨大贡献的奖章!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16976 积分:108443 威望:1000 精华:134 注册:2004-8-9 16:01:54
择偶记12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8-7 17:55:02

 

十二

   第二年春天,冷灰里竟又爆出热火星:省文化局一位新上任的李局长要狠抓现代戏创作,准备举办-次全省专业剧团会演。侯友书与三位业余作者合作的那三个小戏,参加地区会演本已经过去两年多了,地区文化局要了剧本,推荐给省里李局长看了,李局长觉得不错。地区文化局要求阳陵县沪剧团重新排演,准备代表地区参加省里会演。县委分管领导和文化局领导都很高兴,剧团欢欣鼓舞。侯友书更是兴奋得手舞足蹈。

   三个月后。省会演开举行了。

   阳陵县沪剧团开到了省城,住在省第一招待所。

三个小戏被按排第二天晚上在紫金大剧院演出。事先由省文化局安排印了节目单,并印发到了省里各文化单位和参加会演出的剧团。要保证明天演出成功,还要借个小剧场再排练一次。

   头天晚上也有演出,是省歌舞团。侯爷叔不用参加排练,作为编剧,应当去参加观摩。他大学时的初恋女朋友于洁就在省歌舞团,他恨她,不想与她碰面,却又莫名其妙地希望能远远看她一眼。

   他到紫金剧院,在前边第三排对号坐下。他翻开省歌舞团今晚的节目单,猛发现,于洁竟也有节目演出,是独唱江都民歌《拔根芦柴花花》,不由一怔,心里五味杂陈。于洁抛弃他嫁给杜老师,他本怀深深的怨恨,如今成为剧团编剧,出了作品上省城演出,也该算长了点志气;如果婚姻如意,可以在演出后去后台找她攀谈几句,向她晒晒幸福,显耀显耀。如今他的婚姻这么糟糕,哪还敢见她!

   于洁上台演唱那一会儿,风度、气质明显比市、县的演员上档次,他更畏怯。

   演出结束散场,侯友书出剧场大门踏台阶往下走,突然发现,卸了妆的于洁在台阶下,微笑着向他迎来。他一怔,惊诧地问:“于洁!是你?在等谁?”

   “等你呀。”于洁笑着说。

   “等我?”侯友书大感意外,心肌收紧,“你怎么知道我来这儿?”

   “昨天看到你们团发的节目单,上面三个小戏编剧都标着你大名,不仅知道你来,还知道你肯定会来观摹。我出场演唱时,就看到你坐在第三排。”

侯友书心想,她肯定是要向他炫耀她的生活和事业,窘迫地笑笑,想用话搪塞赶紧离开。

   于洁不等他回话就接着说:“四五年不见了,就想借这机会找你聊聊。”

   “跟我聊聊?”侯爷叔更感到意外,心呯呯猛跳,一时不知怎么回答。

   她大方地轻轻拍了一下他的左臂说:“大编剧,走,我请你吃宵夜。”

   侯爷叔本来对她满心怨恨,块垒难消,这时竟被她主动的亲近溶解了大半。他突然发现,自己心底还残存着丝丝缕缕的旧情,便不由自主跟着她走。

   在剧场附近吃夜宵,是于洁付账。吃完还不到十点半,于洁又说,去明故宫遗址走走好吗。

   侯友书很久感受不到女人的温存,见她这么友好亲切,不由心生强烈渴望,哪怕与她只是散步说话,心灵也可以得到滋润,于是又顺从地跟着她走。

明故宫遗址杂草丛生,一片荒芜,夜晚很宁静。他俩七年前也曾来过这里,在这里闪烁过热恋的火花。

   两人在草丛中一块残存的石础上坐下。于洁先开口说:“你真不错,成了编剧,出了成果,真让人刮目相看啊。”

   侯友书拘谨地说:“你也成了省级团体的数得着的女高音歌唱演员,比我光鲜呀。”

   于洁没顺他话头,而是又问:“该有了爱人、孩子,很幸福吧?”

   侯友书耻于说实情,搪塞说:“有了两个孩子,马马虎虎过日子吧。”他怕她追问下去,连忙回问:“你和杜老师该过得很好吧?”

   于洁竟长叹一声,直截地说:“不好!”随即,似心中积压的怨忿像洪水,决堤似的喷薄而出:她当年答应杜老师求婚,是三个原因,一是为了有发展前途留在省城,不得不依靠杜老师;二是听杜老师说他受尽前妻刁蛮的折磨,她同情他;三是论年龄杜老师是她的叔辈,她认为会像父辈一样宠她呵护她。哪知道,在一起生活后便渐渐发现,杜老师人很固执,而且心眼很小,因为他与前妻有过两个孩子,不肯让她再生,还老对她疑神疑鬼,于是经常争吵,还曾经动手打过她,家庭生活不仅没有温暖和幸福可言,简直可以说是折磨……她说时,不再称杜老师或名字,而是故意夸张年龄差距,称“那老头”。她越说越忿懑越痛苦,声音哽咽了。

   候爷叔听着,起先心里有点幸灾乐祸,后来忽又觉得是同病相怜,于是也把关于自己婚姻的满肚子苦水也倾吐了出来。

   于洁没等他说完,就猛地扑到他怀里,抱紧他呜呜地哭起来:“都怪我,都怪我,害了我自己也害你。我与他争吵一痛哭就想起你……”

   侯爷叔等于突然遭了一阵狂轰滥炸,先是一阵昡晕,接着像核反应堆被触动按钮,顷刻升起蘑菇云,随即是光辐射和冲击波,烈焰上蹿,也爆发式地张开双臂紧抱着她,两眼和喉头一酸,泪水就涌出来了,也嚎啕大哭起来。

   哭着哭着,于洁突然捧起他的脸狂吻起来。

   侯友书心中旧怨被饥渴一扫而尽,沸身热血奔涌,也以热烈回应了。

   旧情复燃,分外炽烈,于是两人如在熔炉里化成了一团。 

疯狂地吻了好一会,于洁突然停住说:“你今晚别回招待所了,去我家吧!”

侯友书大吃一惊。

   于洁说,“老头”回通州老家看望父母了。

   她叫他去的目的不言而喻。他在校时读的虽是美术专业,也爱唱歌,参加过节日演唱,排练时也受过“老头”指导,毕竟也是老师,他岂敢大逆不道;再说,不回招待所住,对团里人也说不清。他虽然渴望,但觉得不该,弄不好会出事有后果,心儿不由颤抖。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呀!”于洁拉着他就走。

   诱惑力太强大了,如狂飚一扫他所有顾忌,他心一横,豁出去了,管他刀山火海。

   在于洁家,正要亲热,于洁忽然停住问:“你现在抽烟了,烟味好重,好像瘾还不小!”

   侯友书一愣,尴尬地笑笑说,是,写作就离不开香烟。不好意思!

于洁却爽脆地说,没关系,我不在乎。老头也抽呢。

   一场干柴烈火爆发之后,便是一次长谈,除了互诉婚姻之痛,他还说剧本创作怎样在地区和县受到重视,怎样转任专职编剧。她也说了这些年声乐上的心得,说了演唱进步过程中的苦乐。互相都听得懂对方的专业语言,也听得懂对方心灵的声音。这种交心,让侯友书深深感受到,荷凤那种愚钝无知的女人与于洁相比,犹如乌鸦与凤凰,真有天壤之别。

   天明,于洁先起身,为他煮了三只白汤蛋,也加白糖和猪油。

侯友书吃着,联想起初与荷凤同房后,也有加白糖、猪油的白汤蛋吃,这时刻他忽然想到:那并不是荷凤亲自动手,总是丈母娘煮的,他当时都没在意,现在细品,滋味大不一样。于洁煮的,是她本人心里的情和恋,是她作为女人对男人的疼爱和体恤。他感到,这一夜才是人生幸福的珠穆朗玛峰。头次住荷凤家与眼下相比,相差十万八千里。

   他本来对荷凤已厌恶,会演结束回了阳陵。回圩塘那个家趟数已经极少。如今就更不想回去。荷凤几次托人捎信叫他回去,他都不理会。有时他也会想念双胞胎女儿,懊丧没给她们拍过照,想得厉害时,便拿出铅画纸,想像着孩子的面容,用素描铅笔画成素描像,用图钉钉在宿舍墙上,每天看看。

   过不久,他又收到说“老头又出差”的信,于是他又找借口编理由,向团领导请假去省城一趟。他和于洁都陷入了迷恋状态,分别时依依不舍,不知以后怎样才能再有机会相聚……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9-8-10 9:52:47编辑过]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月冷清秋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版主 帖子:1734 积分:8246 威望:0 精华:16 注册:2012-11-26 16:36:2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8-21 21:11:29

侯爷叔现在体味出“互相懂得”的幸福,现实才是最严厉的老师,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得来的啊!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择偶记12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