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涛声文学论坛文学天地小说园地 → 择偶记8


  共有308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择偶记8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坡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社区建设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终身成就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创作大师奖
您的文章总会让人赏心悦目,继续努力哦!无限贡献奖
为无限工作室做出巨大贡献的奖章!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16996 积分:108568 威望:1000 精华:135 注册:2004-8-9 16:01:54
择偶记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8-5 15:15:36

 

八 

   一天,分管剧团的县文教局周副局长来到团里,传达了县委宣传部的要求:剧团除了演出正本剧,还要自编些配合时事联系实际生活的小节目,在正剧演出前加演起宣传作用。可是剧团没有专职编剧,导演不知该找什么内容,用什么形式表演,也没人动笔,犯难了。

   侯友书正好在场,突然想起不久前剧团到横山公社演出遇到的-件事:

那次,他闲空时在小镇街前街后闲逛,在一条小巷里,发现一家门里有个瞎子在算命,有好几个人围着。他好奇地凑近听了一会,被算过的人都说灵验,便也报上生辰八字。那瞎子翘着手指一排,脱口便说:“你是排行最小,有后娘……”侯爷叔心一震,十分惊讶,服佩得五体投地。算完,他大方地掏出一元钱给瞎子。回到剧团,绘声绘声向大家说了这事。于是,女演员们也纷纷去找瞎子算命……

   侯友书脑子灵反应特快,心想,那次瞎子算命,如果不写他灵验,而写他模棱两可似是而非糊弄群众,最后被揭穿,编成个讽刺性短剧,不正是批判封建迷信吗?他本来喜欢写作,这回便猛地产生想试一试的冲动,不过他先没说,躲在宿舍里一个黄昏,就写成超短剧《算命》初稿。

   第二天他把稿子送给裘导演,裘导演不敢表态,转送给周副局长。周副局长看了觉得不错,同意排演,还特地把侯爷叔叫去称赞了几句,握住他手,拍他肩膀,鼓励他多写。

   裘导演便安排小国林兼演算命瞎子。小国林却说身体不舒服,不接受。侯友书又毛遂自荐愿意扮演。导演说你不是演员,别开玩笑。他便在排练场模拟瞎子演了一小段,表情、动作夸张,滑里滑稽,引得大家全都哈哈大笑。

裘导演就让他演了。

   《算命》正式演出时,剧场-片笑声。侯友书便越出舞台美术本行的客串编剧,跨着两行。团里称他“侯爷叔”的人越发多了。周副局长开始关心和重视他了,有时也竟带调侃亲切地称他“侯爷叔”。县文化馆办的內部报纸型小刊《群众舞台》,专刊用业余作者写的说唱文本,提供为农村基层业余文艺宣队排演。周副局长还把《算命》剧本交给《群众舞台》刊用了。

   侯爷叔初试写小剧本成功,对写剧本开始产兴起,想再写。

还真很快就有了新任务。

   当年解放江南时,有大量民船载送大军渡江。有一只大船运送一个排,老大和船员冒着炮火和机枪扫射,勇敢顽强扬帆划桨前进,从待渡到渡到南岸后,有不少动人事迹和细节,当年就被命名为“扬子江上英雄船”。二十多年过去,船还在,船老大也还在。县委宣传部为了强调要加强革命传统教育,特地请船老大到县级机关大会堂作了英雄事迹报告。周副局长认为这题材可以创作成剧本,想让沪剧团排演参加全地区文艺会演,担心侯友书独个儿承担不了,便抽调一个叫鲁鸣的与他合作编写。

   鲁鸣原来是在文化馆搞美术的,也喜欢文学创作,因为还有个美术人员老费,而原本负责群众业余创作辅导的老吴调走了,馆领导就让他代替老吴,也兼编内刊《群众舞台》。他与侯友书也早就认识。

   两人得先去采访英雄船和船老大,还要多找些当时有关的人,得体验一星期生活,把情节、细节尽可能了解透彻。

   英雄船就在长江边的圩塘港内,正巧在荷凤家所在的公社。

   正是盛夏暑天,鲁鸣带上介绍信以及帐子、席子和床单到圩塘,正好学校放暑假,公社就安排他住到中心小学,在教室里用课桌拼作床住下。侯友书住在家,不用带铺盖,占了便宜。

   荷凤怀孕月了,侯爷叔在荷凤家住夜,好像依旧沉浸在新婚的甜蜜中,证实了小国林说法,夫妻俩一个在城一个在乡下,“小别”确实常是“胜新婚”。

下乡第二天早饭后,侯友书快乐地来到小学来与鲁鸣会合,一同外出采访。从镇上到英雄船停泊的江边还有三四里路,一路上,他仿佛还延续着夜里的兴奋,走路都不时蹦跳几步,还哼起了苏联歌曲《红莓花儿开》。

   鲁鸣比侯友书大三岁,也已成家有了两个孩子,言谈举止显得成熟稳重,有几分文人气,既直率又随和,不由问:“怎么这么开心?”

侯友书满心幸福感积压得发胀,本有显耀的冲动,头一发热,连夫妻间的快乐也抖了出来。

   鲁鸣惊异地问:“你爱人现在怀孕月了,你还爬坡?”

   侯友书陶醉地笑着说:“她要呢,一次完了还紧搂着我不放,不让我下来,我哪能忍得住呀!她胖乎乎肉嘟嘟的,抱着都醉。”

   鲁鸣先是含意不明地笑笑,随后又一本正经地劝他:“不能再玩了,要防止伤了胎儿呀”

   侯友书依旧甜嘻嘻地说:“该没事吧。”

   “应该注意,万一造成什么后果,会害孩子一辈子。”

   “好好,知道了。”他并不大在意地顺应着。

   鲁鸣又苦笑笑说:“你呀,这类床第之欢还对外说,我总觉得不太合适。冯梦龙  《醒世恒言》有个故事,篇名我记不得了,说一个书生与妻子同房,觉得奇妙无比,第二天他讲给邻居听,邻居取笑他,说这被窝里的私密事,虽是人人都经历,谁拿出来向别人炫耀呀!”

   侯爷叔一窘,有点不高兴:“我是当你朋友,才对你说的!”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9-8-10 9:50:50编辑过]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月冷清秋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版主 帖子:1736 积分:8268 威望:0 精华:16 注册:2012-11-26 16:36:2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8-21 20:48:49

这节增了内刊《群众舞台》,纸媒的介入,更增了侯爷叔的一分激昂!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择偶记8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