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涛声文学论坛阳湖泛舟阳湖撷珠 → 轻舟狂飙过扬州


  共有5376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轻舟狂飙过扬州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青青子吟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黑侠 帖子:313 积分:5705 威望:0 精华:61 注册:2006-4-12 16:38:21
轻舟狂飙过扬州  发帖心情 Post By:2011-11-23 15:49:19

 花三月下扬州,那是男人的扬州,他们可借一骑高头胡马,玉树般走在烟堤,走在柳荫处,琼花岸,瞟一眼扬州画舫、烟花丛中女子。当年的杜牧,就这般醉心:“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
      而女人看扬州,则要倚坐雕梁画栋的船舫,面前摆几只小巧漆盘,把握一盅景德镇白瓷,看几片玲珑小巧细青雀舌,里面汪着亮彻的清茶,朱唇轻吹,绿芽儿时起时飘,时落时游,再慢工出细活地轻轻嚼尝着扬州富春的糕点儿,让宁静安逸就这样荡着。扬州适合看,柳枝儿如烟,轻也好,飘也罢,要的就是轻甩水袖的柔娉,白鹭单脚立枝头,要的就是那种悠闲的闲云逸致,扬州,就地一取就是一幅画,不似北京,旧得一碰就是沉重的历史,也不似浓妆的上海,一摸就是轻浮后赤裸的肉肩。扬州更适合听,画舫里可加一把扬州古筝,细白如丝的弦上,揉出的是轻言清水,白云淡雾。我爱女子葱白玉琢般的纤指,从琴丝上滑过的润饰,那古音中的滑音有着说不完的柔媚,我尤爱古筝悠长的揉音,如小雨后的空山梵音、缥缈空灵,最后仿佛虚无得与水化为一体,入得水中月,所以,扬州的慢词会悠然清叹:“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扬州适合不事功利的人静静居住,它安安静静地等在那,不为徐园徐宝山,不为个园黄至筠何园何芷舠的那些富人官儿养老。它恬恬静静地躺在水边,那瘦水秀气得仿佛一吹就化成一条条丝儿,不急也不恼地静候着你。没有炫耀的高楼,你可以住粉白黛黑的老楼,也可以居紫藤满园的平房,你还可枕着沿壁而过的小河轻轻入梦。

    凡人只知烟花三月的扬州,其实,秋日的扬州则住出另一种诗意。柳成了烟树,但不是可以娇饰的弱柳,而是层层叠叠的烟树,是重峦叠翠的瀑布,是汉宫调的水袖,让你入迷,它站在秋水里,就这样冷冷地看着你,你站的是湖亭也好,坐在小船也罢,依在二十四桥上,凉凉的波光就轻轻地漾过你,它拒绝惊骇,也不屑你的惊叹,它就是它,不动声色。总觉得我住的城市,以及我去过的一些举着高高的GDP吆喝的城市,比起这座安静得没跟上高楼大厦步伐的扬州,就像赵本山的二人转,硬要在柴可夫斯基的《第四交响曲》、《小提琴协奏曲》面前晃上几下,一出暴发户的闹剧。

   “天下殷富。莫逾江浙;江省繁丽,莫盛苏扬”,扬州是天性而富,但它仿佛早已忘记自己就是千年的广陵:古老如伦敦,富甲如纽约,浪漫如巴黎,是天下文人墨客聚首的都会。它不张扬的内敛和厚实,让你住得安定,所以,就住着吧。扬州最适合的还是品,有人说品“扬州美女甲天下”,其实更值品的是扬州刚柔并济的文化。“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柳永的词,是要配扬州美女婉约的清唱,轻悠的古筝,才能听出那份水洗过的淡郁的惆怅、那款波痕里的柔肠百结的叹息,教坊、梨园、水上戏台、画舫,器乐,谁读得懂里面的雅乐——“清乐”,用吴声轻柔地清唱一阙,在这瘦瘦的湖上轻飘。这是文化,一种飘在水气里的柔柔的文化,所以,扬州是出了名人,所以,扬州的文化织出了朱自清月光下《荷塘月色》,那似有若无的淡淡忧愁,就因着扬州的水,润和了他。

    扬州的刚文化,则是瘦骨嶙峋的,那是扬州别种文化,是四方今古学者学不来的,是清水里照得透亮的梗直文化,所以,朱自清可以宁选饿死,也不食嗟来之食,所以,扬州文化是昂起头,斜睨着看俗世的,这就是“八怪”文化,清瘦有骨,像千年不倒的一根根枯枝竖那。“八怪”们,不只是八人,而是千百人的文人群体,其中十五个在史册上留得怪名,他们怪:“无法而法”,怪得前无古人,让世俗文人看得目瞪口呆,口诛笔伐,但他们乐在其中;怪得布衣一介,身无几文,可凭画而富,却不屑于利碌,宁落魄而死。怪得宁可坎坷历尽,也要逃避功名;怪得字字有寓意,画画有寄情,字画写人生。但他们又实在不怪,不为投机名利而装神弄鬼,一会儿假隐居,一会儿故放诞,扬州“八怪文化”在于真,八怪们以诗文画酒会友,享受着他们的独特。不落窠臼的追求和性情,怎一个爽字了得。看板桥“八怪”兰竹后的山石,就想起他的可爱,他做过一段小县官,在旧官衙墙壁挖了百十个孔,通到街上,说是“出前官恶俗气”,此种怪异清廉,可爱得我放声大笑。现在一些高堂之所,常挂着些“八怪”们的高傲梅、坚冷石、清高竹的、幽香兰,我想,“八怪”们地下有知,定要挖百千个孔,通到大马路,出几千口的俗气。

    我最爱品扬州八怪的鬼图。那个穷得只剩一条裤子的罗聘,那个只爱画鬼的穷鬼罗聘,笔下之鬼形形色色,鬼笔在纸上大喊:“凡有人处皆有鬼”,“遇富贵者,则循墙蛇行,遇贫贱者,则揶揄百端。鬼也!”看着这些人皮鬼目丑相,我大笑,快哉,无怪乎当时大督抚摇头直称“怪哉、怪哉”。现在一些大人物们,见了此鬼,头不知要摇到何方!铁骨铮铮的扬州文化,不为粉饰,别总惦得烟粉三月的扬州,扬州骨头是硬的

[此贴子已经被西坡于2011-12-3 17:26:56编辑过]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舒扬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社区建设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
等级:版主 帖子:1838 积分:7743 威望:10 精华:21 注册:2004-8-10 19:04:11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10-13 9:33:24

女人的文笔总是那么细腻,领教并学习了。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轻舟狂飙过扬州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