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涛声文学论坛阳湖泛舟阳湖撷珠 → 情人节卖花记


  共有6372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情人节卖花记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yizixuelian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青蜂侠 帖子:1276 积分:11869 威望:0 精华:64 注册:2004-11-22 12:40:55
情人节卖花记  发帖心情 Post By:2009-2-17 12:35:30

情人节卖花记

已默

情人节去卖花?你想过没有?
呵呵,难为情的吧?又不缺吃不缺穿的,哪下得了那个面子啊!
牛年的情人节,没成想还真牛了那一把。
一位董事长夫人;一位老总夫人;一位且定为总经理夫人吧;还有一位是老总夫人的员工,四个女人,分成两组,两面堂罗就那样开唱了。
我们驾车首先来到了人民商场KFC旁边,停车后拿了一些单支的花和捧花开始了我们玩转情人节的游戏。
我与老总夫人一组,捧着花儿一会儿东张张一会儿西望望,像姜太公钓鱼一样等着鱼儿来吃勾子,久不见人来买又不好意思开口叫卖,我们就开始主动游游荡荡出击了。
同伴截住了一群年轻人,一会儿卖了一支花儿。待得回返告诉我说:“两对估计是谈成了的,他们在促成正在谈的一对,所以就怂恿男的买花。” 虽然只卖出一支,但是我们却很高兴,斩钉截铁地说:“成功啦!继续!”
我们一路走一路看,见着成对的就问一声:“先生,需要买花吗?”有不声不响迎面而过的;有不客气咕噜一声“不要”的;有像见着瘟神一样弯腰躲过去的;也有微笑着说“我们已经买了”的,遇上如此回应的我们总是给予一声祝福“祝你们情人节快乐!”,于是一份陌生的快乐就这样传递开去。
走到东风桥上,我看见一女两男相互搀扶着过来,就迎上去:“需要买花吗?”三人停下来,中间高个的男子估计喝得有点多了,歪歪斜斜地粗声粗气地说:“哦,买花啊!买一个、买一个给我老婆。老婆,要不要啊?买一个,买一个。”他的手伸进口袋掏着钱,在我们交易的时候,旁边矮个的男人嬉皮笑脸地对我着说:“我没情人,你送一支给我吧?你做我的情人,怎么样啊?哈哈!”我面带微笑仔细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他见我没有露出厌恶的神情,开始得寸进尺:“你就送一支给我了吧?”并伸出手拉我的袖口,他开始不断摇晃我的袖口,而我依旧阳光灿烂地微笑着,身体却纹丝不动地看着这个男人垂涎乞求的脸,他在撒风。
借酒撒风的男人背后会隐藏着什么呢?光鲜的外表,隐忍的情感,这一刻我能读懂些什么?
离开的那一瞬,他还不依不饶地拖着同伴回头撒风卖乖,也许是他没有尝到被拒绝的情绪,就更大胆放肆了,但是他绝对不会明白这个女人的微笑背后会是什么?她在解读男人,她在冷眼观世,这个足不出户的女人心里隐藏着的是对“事、物、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的思考。
我们继续往前,不断有人调侃我们:“要么送一点给我们。” 我与同伴相视微笑,这又是一种人。
到太阳岛地界,我示意进去溜一圈,服务员为我们打开了门,问:“几位”,我们轻盈地飘了进去,瞬间所有的眼睛都朝向了我们。店堂内人不是太多,我们就顺最近的过道游走,“有需要买花的吗?”被问的第一桌有人约略躲闪了一下,连连回说:“不要,我们不要买。”我知道他们属于中国式的羞涩型,中国人的文化传统在他们身上有着很深的烙印,在面对突兀的场景,尤其是带有今天这个特殊日子的色彩的时候,他们不会优雅,是属于会脸红的那一类,在他们的身上浪漫的细胞被隐匿,在众人面前流露情感他们会不自在。儒家文化造就了中国人对情感的吝啬表达,习惯了的人们就这样蒙着层层面纱在模模糊糊中演绎着欢欢悲悲合合离离,我想很多时候的中国人是在想象和揣摩中度过自己的一生的。
是福?是祸?
第二桌的人显然是有准备了,当被问到的时候,他们一桌齐刷刷的笑将起来,个个抬起头瞅着我们,是五六个清一色的男人,他们笑着说:“不要买花,我们没有情人。”“给我们找个情人,我们就买你们的花儿。”在他们哈哈的笑声中我又看到了另一张画儿。
我们像行云流水一样飘过,相视抿嘴而笑,如果那群男人知道我们的意图,是否还会如此应对?
轻薄是什么意思呢?我们的文化中“轻薄”一般是应女人言,男人有没有“轻薄”呢?这群男人未必不是传统中国男人,也许当他们单独面对的时候,可能也是羞涩的,只是在群体里有些壮胆了,但是他们未必真正懂得“情人节”的内涵。
在西方,“情人节”是纪念一位违反了罗马皇帝禁止结婚的法令,秘密为青年举行婚礼的主教,他遭到****后于2月14日死于狱中,为了纪念这位主教而有了这个耳熟能详的节日,也称“华仑亭日”。在美国,华仑亭曰不仅是年轻人的节曰,亲人朋友间也可以互送小礼物,以表达感情、增进友谊。在中国,在我们的生活中,情人节似乎应该是常规婚恋者的节日,但是在这个“似乎”以外又有一层似破未破的弦外之音,这也许就是人们那特别的笑的含义吧?
“我们没有情人”这句话实在值得怀疑,难道这一群人中间没有一个结婚的?没有结婚也该有自己的母亲吧?中国人狭隘的思维方式实在有愧于古人“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训示。
笑,是带着“情色”的笑,也昭示了我们几千年的文化变迁中,中国人的“性”是压抑的。朋友围坐,或喝茶聊天、或共餐斗酒、或打趣玩笑间,不管男女、不管身份如何,离开太过正规的场合都会有“色”语言的出现,曾经在某报章看过评论员文章分析为什么中国的餐桌上无论大官小员,都是有点知识层次的人也会如此沉醉于黄色笑话,我想既然有压抑,就一定要有与之平衡的方式来宣泄。现在的婚礼大典上常常会出现“灰爬头”“簸箕”这个道具 ,还是专为婚礼配角公公婆婆设计的,起初我一直纳闷那玩意儿是干什么用的?时日久,听得多了也就慢慢醒悟了。当一些正常的语言(如开包、下面等)也被赋予“情色”色彩的时候,我不得不佩服中国人的阴阳协调能力。强大的“守贞操”观念与大庭广众之下的“情色”游戏让中国男女如此自然地在压抑与放松中调节着身心。春晚,赵本山将“情调”念成“调情”不也能拨动华夏的笑神经么?
网络的普及更是暴露了中国人性压抑的症状,QQ群里总有人因色情图片在闹着别扭,色情网站更是屡禁不止,倒还是有宽容之人说:“从古至今,哪朝哪代真正禁得了这个,顶多明一点,暗一点的差别了。”曾看过一份各国性调查资料,中国很多指标都是排在倒数第二位,比日本略好,而指标大部分排在前面的国家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黄片没有销路,强奸案的发生率全球最低,女人包括女孩从来不需要为自己操那方面的心,这和中国爸爸担忧“女儿长大的安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因此很同意李银河老师提出的“性也是民生”的观点。
中国人确实需要关注并逐步改善自己,即使社会需要阵痛,时日需要久远,但那必将是逃避不了的一个课题,事实是一次次的离婚大潮也反映了新旧观念的不断碰撞,中国人在改变。
出得门来,我与同伴嘻笑不已:“我们这样打扮的人来卖花实在值得怀疑。”
迎面走来一对夫妻模样的,我脱口而出:“需要买花吗?”女人回答:“不需要。”男士紧跟回应:“谢谢!”“情人节快乐!”同伴给予了祝福。擦肩而过的一刹那,我欣赏到了国人的一份绅士风度,自然不忸怩,想来必是易沟通较融洽的一对,他们的生活有玫瑰和无玫瑰已不再重要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9-2-17 15:32:50编辑过]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情人节卖花记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