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涛声文学论坛阳湖泛舟涛声书斋 → 璞玉


  共有5776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璞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坡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社区建设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终身成就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创作大师奖
您的文章总会让人赏心悦目,继续努力哦!无限贡献奖
为无限工作室做出巨大贡献的奖章!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17046 积分:108873 威望:1000 精华:137 注册:2004-8-9 16:01:54
璞玉  发帖心情 Post By:2004-8-12 11:56:36

                  璞

              陆涛声

   她,唉,我怎么说呢? 看吧,我新构思的一篇小说,花了整整两天,苦心琢磨,斟酌、勾划,好容易写满两页稿纸,开了个十分满意的“凤头”,正待顺势直泻,一气呵成。外出开完两天会回来,放在书桌上的两页稿纸竟不翼而飞。 哼,肯定是她……

   这莫怪我形而上学,实在因为她不乏类似的前例: 去年夏天,我写好一篇小说的初稿,照例又要松口气,稿子放在书桌上,隔了一天的晚饭后,我打算复看修改,发觉有好几页稿纸被窗外进来的风得散落在地,捡起一查看,还缺了一页。寻遍房间,就是找不到。这时她正在客厅里做鞋。我走过去正要找她询问,一眼看到,她在裁剪的鞋帮布料上,复叠着一张写满钢笔字的鞋样纸——正是我那页稿纸剪成的。顿时,我胸口发胀,一股火气随即冲出口:“你,你简直是没长眼睛!” “我,不知道………”她惊惧地低垂下眼帘,怯生生地申述说,“我是从字纸篓里拣的。” 我承认,风有可能把稿纸吹落到字纸篓里。但稿纸终究是她剪掉的,意气一时难消,还是声色俱厉地对她作严正警告:“今后,即使是字纸篓里的纸,你都不要随便动一张!” 她一怔,而后用低低的嘟哝表示了忿懑:“你,不能好好说吗?”

   好好说?嘿,就让我好好说说她平时犯下的“罪状”吧:

   例如,我每写一篇稿子,都要反复推敲,要修改好几次,有时难免要陷于苦恼和困惑。她,一点不能体察到我的艰辛,常会走到我书桌旁多嘴多舌:“这篇稿子,怎么老改不完?”“你这样,一年能写几篇呢?”更令人难忍的是,她每发现我收到编辑部的退稿,毫不理解我的心情,还要往我心头扎针:“你呀,老是白费心血。”

   例如,一次观看影片《简·爱》,我把她和女儿小菊都带去的。全场观众为影片的艺术魅力所吸引,谁都不轻易说一句话,唯有她, 老是情不自禁要作评论。当看到愤世嫉俗的罗契斯特把等级鸿沟置之度外爱上简·爱时,她竟会一点不顾场合,愤愤不平亮开嗓门:“那么大年纪,还惹人家年轻姑娘,真是老流氓!”当她再看到罗契斯特有个发疯的妻子被关着时,又气愤地说:“他老婆一定是让他气疯的!” ……她的“高论”,引来四座一双双惊讶的目光。就近就有我的文友和他的妻子。我,如坐针毡。

   例如,……

   想想,我和她同看电影,能有多少乐趣?和她在一起生活,又有多少共同语言,心灵怎么沟通?……

   那次,望着剪成了鞋样的稿纸,我难抑胸中怨情,脱口冲出一句恨话:“这样下去,你我迟早要分道扬镳!” 她心儿似乎受到了强烈刺激,慢慢站起身来,抖动着嘴唇作出了反抗:“当初你眼睛为啥不擦擦亮?” 我被激怒了:“这么说,你如今给我的精神折磨是我该得的报应?” 她一阵惊愕,一头扑倒在床上,呜呜哭泣起来。

   这一夜,她一直没有停止抽泣。我也久久不能入睡。从床的不时微微颤抖,我明显地感觉出她身子随抽泣不时地搐动,心有些发软,偶尔也顾念到她平时对我的点滴奉献:每当我熬夜写稿,她总在煤炉上给我炖好夜餐;临睡前,她总把洗脸洗脚的热水送到我书桌旁;早上,她总是先起身到街上买回豆浆,热好端到我床头……

   然而,对这些的顾念是短暂的。如今,在我生活欲望的天平上,物质的砝码已大大轻于精神。渐渐地,她的抽泣和搐动,又反给我增加烦躁和气恼。我,不能不为“西方之窗”迟打开那么多年而感到遗憾,不能不对那些被指责为“新陈世美”的人产生某种同情……

   从此,一个谋求解放的念头常常在我头脑里闪动,我开始象防止病菌感染那样,尽可能减少跟她接触,总是等她洗过脸涤过脚上床睡下才揩面洗脚;要换衣裤,宁可自己翻箱倒柜找得满头大汗,也不去问她;晚上写稿,也不再用房里的书桌,改用客厅里的小方台;最触目的是,我在客厅里铺下了一张单人床……

   起初,一连几天,她下班回到家,默默无语地做完日常家务事,就独自坐在房里发愣,间或还低低抽噎。后来,她试图主动填没我和她之间的鸿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她特地包了我喜欢吃的馄饨,酿了我爱尝的甜酒酿,买回了上好的碧螺春茶叶、沪产牡丹牌香烟……然而这些东西到我嘴里,都是一样的苦、酸、涩。她有时还故意拿过我写的稿子看看,带着微笑称赞几句;我却觉得她是那么做作,那么俗气,那么肉麻。 这些亲身体验,真切感受,逐渐在我脑子里孕育成一篇小说的构思,我想借助这篇小说发出心灵的****……

   我苦心谋求所得到的“凤头”,正是这篇小说的开头,偏又失踪。这次,我岂能再有半点容忍! 她还没有下班。我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等待着。对面墙上挂着我们一家三口的合影照片。我朝它望了一会,心一横,把镶着她的镜框摘下。哪知一失手,镜框掉到地上,玻璃被摔碎。我干脆取出照片,拿过剪刀。当我剪开一个小豁口时,一个疑难问题骤生:中间的女儿小菊分剪在谁的一边呢?……

   她回来了——偏偏女儿小菊也放了学,跟她同时到家。但我已没有顾念,不等她放下拎包,就劈头提出责问:“放在台上的两张稿纸,你又弄到哪里去了?”

   她目光里含着委屈的神情:“不,不是我。”

  “不是你?哼!”我不相信也不希望她说的是实话,巴望两张稿纸能成为我与她彻底分解的催化剂。

   哪知小菊畏怯地插了嘴:“不,爸爸,那……不是妈妈,是我昨天晚上做数学作业缺草稿纸,到你台上去找的,不小心打翻了茶杯,把你两张稿纸泼湿了……”

   我的思维和情绪象高速的车子遇上了急转的弯头,急刹车都刹不住,气势汹汹地问小菊:“那么稿纸呢?”

   小菊低下头说:“那上面涂涂划划,乱七八糟的,我当没有用,就丢进了簸箕。”

  “你……”我万分尴尬,只能把气转出在女儿头上,高扬起手掌。

    她,心平气和地开了口:“那稿纸,我拣出来了。还在。”

    我的思维凝固了,手掌也在空中定格。 她转过身,默默朝厨房走去。小菊也惊喜地跟着。不一会,小菊捧着一块台镜玻璃来到我面前:“爸爸你看,在煤炉旁边烤干了,字还看得清楚呢。” 

    我慢慢接过那玻璃。玻璃上摊着两张稿纸,依稀可辨的字迹说明,确实是我自赏的“凤头”。竟是她拯救了它,这么精心! 小菊嘟哝着说:“爸爸,刚才妈妈怪我不懂事,说是别当勾划多的就是废纸,越是涂改多的,你花的心血越多。爸爸,我懂了,保证今后好好爱护你的稿纸。”

   我的心乱如麻。

   “爸爸,你还老嫌妈妈不懂呢。我说是你不好。你说呢?”小菊开始帮她反击了。摇着我的手臂娇嗔地说:“今天你应该向妈妈赔不是。”

   我无法招架,只得避开这尴尬局面。我推说朋友约吃晚饭,跟小菊说了声,就匆匆离开了家。 在一家小吃店填了填肚子,我漫无目的在大街上踯躅。街上,车辆行人的喧闹,各种灯光闪烁,使我心烦意乱。我离开了窘境,又陷入无聊。无意间走到了一家电影院门口,便买了一张票…… 电影散场,已近十点钟。我估计,她和小菊早就睡了,不料回到家,见饭桌上还摆着菜肴和两碗饭。饭菜都是满满的。我摸了摸,都已凉透。我的心弦又绷紧,怀着莫名的窥测心理,悄悄站到房门边。

   里有说话声。起先只有小菊的声音,是对她的劝慰,也夹着对我的指责,言语天真幼稚,并且老是重复。良久,才听到她一声沉重的叹息:

   “只怪我命不好,你外婆死得早,我没能念上中学……” 她的声音是那么低沉,可在我听来,却如一声霹雳,一下轰开了我记忆的大门……

   一个凉爽的夏夜,我把她约到家乡小镇外一条小河边。小河很美:两岸长满各种树木--有直立的高高的白杨,有曲躯伸向河面的垂柳和梨树,还有丛生的灌木、藤状的棘莉……河水又满又清凉,在银色月光里,映满稀稀密密的树荫倒影,景色朦朦胧胧,宛若蓬莱仙境。她,比小河更美:白净细腻的鹅蛋脸上,五官端庄灵秀;苗条匀称的身材,各部位每根线条都充满女性魅力。她举止稳重,嗓音甜润。在小镇上是年轻人最瞩目的姑娘。这是她头回应我所约,穿着白的确良短袖衫和淡米色长裤,淡雅洁净,别具韵味。这以前,我曾多次托人暗里递过信给她。每封信,我都努力显示了我的才华,表达了我对她的强烈的爱慕之情,可是她……

   “你,为什么连小纸条都不肯回我一张呢?”我问。

   她没有回答,从腋下取出一沓用白手帕包着的信,低声说:“这些就是你给我的,都还给你。”

   顿时,我如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凉水,忍不住带乞求的口吻说:“这到底是为什么?是不是我配不上你,啊?”

   她发出了轻轻的叹息,喃喃地说:“不是,是我配不上你,你比我强得多。”

   我强?强什么呢?当时,只不过是乡镇中学一名年轻教师,业余时间喜欢写些小曲艺、新故事,在县文化馆编的《群众文艺》上刊用过几次。不可否认,在小镇上,我被公誉为“才子”,但我心里有数,这只不过是“村中无大树,茄棵也称王”而已。而她,当时虽是百货店营业员,风韵和美德,在小镇上也可算凤毛麟角。我恨不得把心掏出来:“我,我决不认为我比你强。”

   “你是比我强。你写给我的这些信,我没有一封能全部看懂。”她仰起脸,带着淡淡的哀伤说,“都怪我命不好,我娘死得那么早,我没能念上初中!”

    这时我终于明白,她并不是不爱我,正是我那些辞藻华丽的求爱信,在我和她之间筑下了高墙,使她产生了自卑感和顾忌心。我拿过那沓白手帕裹着的书信,狠狠把它们撕成碎片,一把一把撒向了河面。

   她凝思了一会,眼望着远处说:“你将来会后悔的。”

   “你,还不相信我!”我心急如焚,把她那块手帕猛抓过来摊到左掌上,一下咬破右手的食指。

   她眼里霎时闪出惊恐的光亮,急忙抢过手帕,捂到我渗着鲜血的食指上:“你,你,你这是做啥?”

   “我要为你写上四个字:‘永远爱你’。”我忍受着钻心的指痛。

   她两眼直愣愣地望着我,沉默,沉默,随着沉默,两手把我的食指越捏越紧。一股暖流,从她的手上传到我心房,传遍我全身。同时,有一滴滴带着温馨的水珠,连着落到我手背上。我猛抬头借着月光细看她的脸,啊,她眼眶里,面颊上,闪着点点银珠。我顷刻成了醉汉,嘴里发出变沙的嗓子梦呓般的声音:“你……是一块璞玉。我们将来在一起,我一定帮助你学文化……” 这曾使我深感幸运的一幕,近几年在我的记忆里竟会十分淡薄、模糊。哦,对此,我该有愧嗬!诺言,是让命运吞没的。 婚后不久,我写了一个小戏曲本子,侥幸被地区剧团选排后参加了省的会演,我因之被当作“人才”调到县文化部门,就和她两地分居了。秋去春来,一晃十载。每逢休假,短暂相聚,怎谈得上帮她学文化?直至前年,她调来城里一家工厂,重新朝夕相伴,我才明显感到,我俩在文化修养上的差距这么惊人。这,我固然无须承担责任,然而她,难道就有过错? 我开始为她的不吃不睡感到不安。

  “妈妈,你不吃,我也不吃;你不睡,我也不睡……”房里响起小菊骤然抬高的嗓音。 孩子对母亲的心是最有牵制力的。她俩,总算吃了晚饭,也终于回房睡觉了。

   我的心稍许安定些了。进客厅打开电灯,目光一下子触到了台上那贴着稿纸的玻璃。蓦地,小菊交给我时带埋怨的诉说又在我耳边响起:“妈妈说,越是涂改、勾划得多的,说明爸爸在上面花的心血越多……你还老嫌妈妈不懂呢!” 这是指责,是抗议,我的心儿颤抖了:难道她真的对你毫不理解? 显然不尽是。多半还因为我只用了半边大脑。我另半边记忆的仓库大门终于被小菊的指责推开:

   去年,我写完一部中篇小说,厚厚一沓稿纸,无法用订书机装订;她,悄悄地用鞋底线装订得整整齐齐。不慎让针刺破的食指,还在稿纸上留下了一个小小的血印。

   夏天的夜晚,我坐在灯下写稿,蚊虫老叮得我搁笔。她,悄悄地买来蚊香,点燃了放到我身旁。

   每逢我发表了新作,她,总悄悄地把它带到厂里让同事们传看。

   有一回我去她单位,她的同事们向我报以赞语表示敬佩时,她悄悄地站在一旁,脸上浮现出幸福、自豪的微笑。

   她,悄悄地,悄悄地…… 这些,也都是她身上已经存在的。过去,我却视而不见,没有用心去感觉去体味;而偏偏单去留心那些与我感情格格不入的言行,斤斤计较,拼命挑剔!这多么不公平呵!我深感内疚,真想马上冲破多日分居的界限,进房间去向她道歉,给她安慰,用夫妻间允许做出的一切亲热举动去温暖她的心。怎奈小菊陪她同睡,阻碍着我急欲喷发的情流。明天,我一定…… 我解衣上了客厅里的单人床。

   清晨,我睁开惺松的眼睛。啊,她,坐在沙发上了,悄悄地给我那脱下的上衣缝一个脱落的纽扣。我心头一热,忙翻身坐起:“呃,你……”

   她缝完最后一针,咬断线头,坐得靠近床一点,开始有点拘谨,很快就变得平静自在:“文彬,我知道你想说啥。你难开口,还是我说吧:我们应该分开过。”

   真没想到,我已经打消的念头,她竟会主动说出来。我顿时惊诧失措:“不,不……”

   她微微一笑:“你这是怕我受不了。其实不必,我已经把理儿想明白了,离开了你,你就不再有烦恼,就好一心一意写文章了。凭我们十二年夫妻的情份,我应该为你想想。”

   我正想解释,小菊边穿衣裳边从房里出来。孩子向我射来了愤恨的目光:“你……哼,我跟妈妈,不跟你!”

   我打了个冷颤,一时语塞。

   她站起身,搂过小菊,以慈爱的口气阻拦说:“别跟爸爸吵,爸爸的难处,你现在还不懂,将来会明白的。”而后又对我说:“小菊还不懂事,留在你身边会给你添麻烦;就让她跟我一起过吧。我一定好好把她教育成人,保证将来还你一个好女儿。”

   我神志慌乱极了:“不,不,我不要你离开!”

   “你撒谎!”小菊无情地责斥说。她转身冲进房,搬来了摔破玻璃的镜框,也取来那张让我剪了个豁口的“合家欢”;“你这,不是有意要让妈妈看的吗?”

    哦,原来是它走了火!我一时真沒法解释清楚,只好垂下头,以沉默表示悔恨。

    她又把小菊拉到面前,反而体恤地宽慰我:“你放心,我不会有什么不讲道理的要求,我和小菊住的宿舍,厂里会安排的。”她顿了顿,又关照我:“你的衣服,我都给你理好了。该烫的也都已经烫好。单衣都在大橱上层,毛衣裤都在下层;袜子在床头柜抽屉里。往后,料子衣服穿过脱下来不要随便丢,要挂好;皮鞋不穿时要擦好油存放;化纤衣裳千万不能放进樟木箱;出门时,台上的稿纸要用东西压着别让风吹散……”她交代完,拿过带豁口的“合家欢”,恳求说:“我只有两个小要求:一个是这张照片,能留给我做个纪念;还有一个,你出版、发表的文章,能都给我一份,我好用它教育孩子,教她成个有学问的人,不要再像我……”她说到这里,声音变低沉了,变沙哑了,眼帘也微微垂下。

    我这时才注意到,她的眼圈是红红的,眼窝深陷了,本来青春光泽犹存的脸上惨淡了。由此可以想象出,她这一夜是怎么熬过来的……我喉头发酸发哽,当着孩子的面,有话不知该怎么说,只有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

   她脸上,很快又恢复了坦然的微笑,望了望我,把那件刚缝过钮扣的上衣递了过来:“披上吧,别着了凉。”而后,踌躇了一会,低下眉呐呐地说:“我想,我们分开,没有大吵大闹,对你名誉不会有啥影响,不会妨碍你另找一个合意的人。”她停了停,憔悴的脸一下涨红:“有句话,不知你爱不爱听:你写文章很辛苦,却又不会照料自己。往后若是重新找人,要有文化的,可也要是能在生活上照顾你的。”说完,又羞怯地补了一句:“这些话,按理不该由我说。”

   这番叮嘱在我听来,正是她心灵哀伤的泣诉,也是她义正词严的痛斥:你,单求自己“解放”,留给别人的又该是什么?夫妻生活的含义,难道是只该满足一方的需要?开放、解放,难道就是这样的含义?你为什么会变得这般自私?为什么?为什么?……我头晕了,目眩了,弓下身,埋下头,双手捂住了脸……眼前,渐渐闪现出当年我与她在小河边定情的一幕;耳边,又响起我自己曾经说过的话:“你,是一块璞玉……” 我痛心地抬起头仰望着她,巴望她举起愤恨的拳头,狠狠捶打我的脑袋,把我从迷梦中震醒,以消除她胸中的抑郁和艾怨;巴望她能放声痛哭,用泪水洗涤我被一种精神****熏污的灵魂,以减轻她内心的痛苦。

   她,默默地站着,面带微笑,十分坦然、安祥。 此时此刻,我能说什么呢?能以什么方式来向她表示忏悔呢?我一转眼,又看到了贴在台镜玻璃上的两张稿纸。它!它是什么“凤头”?我写这篇小说是为表现什么样的体验和感受?……我忽地站起身,从玻璃上揭下那两页稿纸,狠狠地撕成了碎片……

 

                                            1982年4月写于常州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2-4-10 9:00:35编辑过]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蓝童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社区建设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
等级:版主 帖子:2213 积分:7511 威望:0 精华:21 注册:2007-10-12 10:41:2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2-4-9 21:39:03

岁月如酒。酿造真情。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玉面孤萧
  3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蝙蝠侠 帖子:895 积分:3117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1-11-25 14:40:4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2-4-10 9:44:31

彼时,我还没出生勒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探索的鱼
  4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锦衣童生 帖子:19 积分:249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2-1-18 15:21:41
  发帖心情 Post By:2012-4-10 14:15:34

呵呵,刚看了这文章很有感触呢,让我想到夫妻间的好多问题,随着时间的流逝,物是人非。人的愿望和之前的预想不符,问题就会不断发生。大家只有不断地站在对方的立场上想问题,才可以劲量减少问题



人到老,学到老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老丑
  5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蜘蛛侠 帖子:1141 积分:2965 威望:0 精华:23 注册:2006-10-15 7:57:3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2-4-12 15:42:32

谁是 璞 ?这令人深思。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玉面孤萧
  6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蝙蝠侠 帖子:895 积分:3117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1-11-25 14:40:4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2-4-12 20:35:51

以下是引用老丑在2012-4-12 15:42:32的发言:
谁是 璞 ?这令人深思。

你就是。你这玉太璞了。

 

这都没看出来,唉,继续吸收天地精华。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老丑
  7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蜘蛛侠 帖子:1141 积分:2965 威望:0 精华:23 注册:2006-10-15 7:57:3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2-4-13 8:05:44

以下是引用玉面孤萧在2012-4-12 20:35:51的发言:

你就是。你这玉太璞了。

 

这都没看出来,唉,继续吸收天地精华。

宝贝啊,和你比,我就立刻黯然失色了!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慧心清言
  8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社区建设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
等级:版主 帖子:10728 积分:28675 威望:0 精华:12 注册:2005-10-30 16:25:5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2-4-13 8:17:34

哈哈,吸天地之精华,造人间之精品

努力吧,亲爱的们

俺给你俩加菜了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小懒
  9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黑侠 帖子:323 积分:1416 威望:0 精华:6 注册:2012-3-30 20:16:3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2-7-19 18:33:51

今天刚看了一篇关于鲁迅的文章,现在又看这篇小说,让我不由想起朱安女士。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admin
  10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管理员 帖子:546 积分:21625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03-12-30 16:34:32
  发帖心情 Post By:2012-8-4 20:45:53

以下是引用老丑在2012-4-12 15:42:32的发言:
谁是 璞 ?这令人深思。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总数 12 1 2 下一页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璞玉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