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本方式查看主题

-  陆涛声文学论坛  (http://tao518.com/index.asp)
--  散文随笔  (http://tao518.com/list.asp?boardid=33)
----  父亲的沙果树  (http://tao518.com/dispbbs.asp?boardid=33&id=30938)

--  作者:月冷清秋
--  发布时间:2018/12/27 18:56:48
--  父亲的沙果树

                父亲的沙果树

                        清秋

上个世纪,一棵沙果树曾经养活过我们一家人!那是父亲的沙果树,一棵根植在我记忆中不能忘却的树。

从我记事开始,我家院子里就有一棵枝叶婆娑,远近十里八乡独一无二的沙果树沙果树,学名叫花红或林檎,是苹果属不知道的人经常把它和海棠树弄混,因为它们的花和果实很像。果树四月开花,花朵粉红透白,一簇簇的,冒出些微香气,虽然不及海棠树开花时洁白雅致,也不如观赏海棠花妩媚多姿,但整棵大树开出的花朵,给院落升起大片的云霞,很壮观,足以令人陶醉。而且它的主树干粗壮光滑,旁边的树干分岔很矮,像梯子,分出来的侧枝只略比主干细些,似乎专为我淘气上树而长成那样,或者是为了方便大人摘果实下树。

沙果花落后,树枝上渐渐挂满翡翠色的小果实然后发白,微红,再红透。小时候村里经常放免费电影让大家看,对面村里的人也来,知道我家沙果好吃常拐到院子外面,摘几个伸出篱笆外的沙果。父亲看到了也不阻止,反正沙果多着呢,一个小树枝上面结的就够他们品尝的了。有时父亲看到来人,还亲自摘一捧送人家吃。

等到向阳的沙果熟了,我就帮着父母摘,很兴奋。果子摘下来上面挂着一层霜就像玛瑙一般红艳,轻轻放进筐里一层一层码起来实在诱人流口水。父亲要起大早箩筐承德市里的街头市场,卖完再走回已经很晚那一对箩筐装满沙果有一百多斤重,压在肩膀上走很远的路,一定很累,我却从没听父亲抱怨过。父亲卖沙果天黑透才到家,母亲不睡等着他,锅里热着饭菜。我早已睡着,常被父亲进屋的动静惊醒,他从箩筐里拿出纸包递给我,我接过来闻闻那味道,就知道是香喷喷的烧饼。他只舍得买三五个,总是先给我。我吃着烧饼就心疼起父亲来,觉得他真苦。父亲用强壮的肩膀挑着担子,顶着幽暗的星光和凉白的月光,一步步挣脱贫困生活向温饱迈开的脚步声,噗嗒噗嗒,多年后回忆起来,那声响还犹在耳边。后来我懂得,他走那么远的路是为了多卖几个钱,好养活家人,他挑着的是沉重的养家责任啊。

父亲的沙果树,一年能结出七八百斤。开始卖的贵,能到一块或者两块,等到水果大量上市,三角五角也就出手了。父亲早就知道价格的规律,知道人们吃鲜肯花钱,货多不值钱的俗理儿。父亲的沙果个大、色美、口感甜酸,沙里带了糯,还有一点点的脆,吃了不伤胃,他给人家的斤两又足,城里人就更愿意买。沙果树年年不歇工,年年结那么多的果儿,年年能卖五百多块钱,七、八十年代也就能养活我们一家七口人了。

后来,父亲又在院子里栽过一棵热海棠,味道酸甜可口,但果肉过于脆硬吃了容易伤胃,总不及沙果的绵软醇厚。我家的沙果树,我感觉就像父亲,品性善良厚道,在美丽的花朵和古朴的枝桠中间,既开出了朴素的浪漫,又奉献出甜美的果实,是一棵好树。

后来,父亲年纪大了,沙果就在乡下卖,乡下人吝惜钱,价格打了不少折扣。后来,院子要扩建盖房子,父亲的沙果树被砍掉了,我少了一个不会说话的伙伴,心里空落落的。后来,父亲病了去了,我也长大了,默默担起对家庭的责任。

现在,我正在变成父亲的沙果树。

 

 

 

<!--EndFragment-->
--  作者:黄河之水
--  发布时间:2018/12/27 21:32:55
--  
我不知沙果为何物,但读文后,仿佛尝到了这种果实的滋味,感受到了楼主的美好回忆。
--  作者:月冷清秋
--  发布时间:2018/12/30 20:42:21
--  
以下是引用黄河之水在2018-12-27 21:32:55的发言:
我不知沙果为何物,但读文后,仿佛尝到了这种果实的滋味,感受到了楼主的美好回忆。

北方的一种水果。谢谢黄河兄同感,仿佛回忆时有人在旁边,美好就多起来了。


--  作者:西坡
--  发布时间:2018/12/31 8:53:36
--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  作者:左翼
--  发布时间:2018/12/31 11:22:30
--  
以下是引用西坡在2018-12-31 8:53:36的发言: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再也找不到那样的沙果,我家的是唯一一棵地标沙果:东经@北纬@的溪水边,砍了,就没了。